ASML光刻机摆脱美国技术,逆风扩建!

来源:维科网 | 编辑: 界小娟 2022-11-28 18:10

  作为唯一一家控制着控制着半导体产业生命线的“EUV光刻机”的制造商,ASML对行业趋势的洞察力无疑超过了其他公司。在日前召开的投资者大会上,ASML对未来十年半导体产业的走势进行了透彻的分析和预测。从整个半导体行业的总价值来看,ASML直接引用了SEMI、TechInsights和麦肯锡三家分析公司的数据,其2030市场规模在1万亿到1.3万亿美元之间。目前的总价值约为6000亿美元,所以从目前的预测来看,无论如何,半导体市场的规模在十年内还会再翻一番。

  在经历了去年供应链的紧张局势后,各国很快意识到所谓的全球供应链在疫情这样的全球性危机中并不可靠,于是开始追求所谓的“技术主权”。如果不能把它牢牢地握在手里,必然会被别人一步一步地控制,而这对于ASML无疑是好事。

  今年的ASML,下定了几个决心。

  01

  摆明态度决绝加码:尊重市场事实

  今年美国再次升级出口管理,想要中国14nm及以下的芯片制造设备。美媒传出消息,称正在向荷兰方面施压,要求ASML停止向中国芯片企业出售用于成熟芯片制程的DUV等主流需求光刻机。不过,这次ASML反应不一样了,直接表示了拒绝态度。

  全球客户交流会上,ASML对外宣布,计划把EUV光刻机的年产能扩大到90台,把DUV光刻机的年产能扩大到600台,预计在2025年或者2026年之前实现这一目标。

  ASML这项光刻机数据刚一出炉,瞬间就引起了全球芯片市场的“躁动”。ASML声称,限制DUV出货将造成全球供应链中断,还表示自己是一家欧洲的公司。在外界看来,ASML此举相当于是向老美摊牌了,顶着压力、不顾“禁令”,也坚决要向中国市场出货光刻机。

  首先是中国的国产替代逐渐成长,ASML担心自己的市场被抢。在后道光刻机产品中,上海微电子的光刻机产品,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达到了80%,全球也拥有接近40%的市场。

  中国芯片制造企业以现有的DUV光刻机将芯片制造工艺推进至7nm,国内的芯片封装企业通富微电等又研发了5nm芯粒封装技术,如此国产芯片可望提供接近5nm工艺性能的芯片,对ASML的EUV光刻机需求迫切性下降。

  ASML硬气的另一个原因是,DUV光刻机对美国技术依赖较低。DUV光刻机使用的是深紫外光源,而全球能够提供深紫外光源技术的供应商有三家,分别是美国Cymer、日本Gigaphoton和中国的科益虹源。

ASML今年下定了几个决心

  也就是说,DUV光刻机可以完全摆脱美国技术,ASML想卖,美国也阻止不了。

  ASML背后的荷兰正面反击

  据《彭博》近日报道,荷兰外贸部长Liesje Schreinemacher重申,荷兰将捍卫其经济利益,荷兰就 ASML 向中国销售芯片设备,将在与美国和其他盟国贸易谈判中做出自己的决定。

  美国上月宣布史上最全面芯片禁令, 为防破口,美国还积极争取日本及欧洲等盟友,一同采行限制中国取得先进芯片制造工具的措施。

  ASML及荷兰政府一直是美国游说、拉拢的重点对象,荷兰知名半导体产业链关键大厂 ASML ,是全球唯一一家能供应 7纳米米及以下芯片所需的 EUV 曝光机的厂商,帮助半导体产业领导者获致成功的关键。

  Liesje Schreinemacher周二对荷兰国会议员表示:重要的是荷兰将捍卫自身利益,捍卫国家安全,也要捍卫经济利益。Liesje Schreinemacher称,如果我们把它放在欧盟架构里来跟美国谈,最后结果是我们把 EUV 设备送给美国,我们的境况会更糟糕。

  Liesje Schreinemacher上周就曾表示,荷兰将不会对美国的芯片禁令照单全收,会在和美国、日本等盟国磋商后做出自己的评估。ASML 先前声明提到,若按照美国的说法去做,全球半导体供应会被中断。

  市场分析,从Liesje Schreinemacher的态度来看,美方在说服盟国的道路上恐怕不会太顺遂,短期内恐怕难以达成共识。

  02

  独一份的自信:逆风扩建

  目前已经有多家美企传出了芯片库存严重的消息,虽然台积电10月份营收创造了历史新高,但也不得不承认产能下滑的事实,据悉目前7nm产能的利用率已经跌破了50%,位于高雄的7nm工厂已经接入了28nm工艺,说明市场紧缺的一直都是成熟工艺产能。

  各大芯片厂商都停止了工厂的扩建,自然也直接影响到了光刻机的出货量,但ASML并没有随波逐流,选择缩减开支却解决问题,反倒加大了产能的扩充,ASML在投资者日会上,再次明确宣布了光刻机产能提升计划,预计在2025-2026年实现年出货60台EUV和600台DUV,尤其是DUV的力度更大些。

  美国

  5月31日,美国商务部官网显示,美国商务部副部长Don Graves与荷兰半导体公司ASML(ASML)首席执行官兼总裁 Peter Wennink共同宣布ASML将斥资 2 亿美元扩建其位于康涅狄格州威尔顿的工厂。

  据报道,美商务部副部长Don Graves与荷兰半导体设备制造商ASML首席执行官兼总裁Peter Wennink一起在ASML的总部宣布,ASML将斥资2亿美元扩建其位于康涅狄格州威尔顿的工厂。这一宣布正值两党创新法案在国会最终通过之际,该法案将投资520亿美元用于美国半导体的研究、开发和生产。

  韩国

  据韩国《每日经济》11月15日报道,荷兰ASML首席执行官彼得维尼克15日在首尔举行记者招待会表示,ASML将投资超过2400亿韩元,在京畿道华城市打造半导体集群。该项目占地 1.6万平方米,包括光刻机等设备的再制造中心、培训与研发中心、教育及体验中心等,计划于16日举行开工仪式,2024 年全部建成。

  维尼克称,ASML的目标是加强与三星电子、SK海力士等韩企的合作,构建半导体综合生态体系。计划将韩国产零部件比重从原来的10%提升至50%,预计10年内将新增就业1400人。

  维尼克当天还指出,由于经济萧条,短期内半导体产业并不容易,但从长远来看,将持续保持增长,预计今后10年间年均增长率将达9%。

  关于新一代半导体设备Hi-NA EUV光刻机将于2024年首次出货事宜,维尼克表示,预计价格将在3-3.5亿欧元之间。

  中国台湾

  据台媒11月16日消息,荷兰光刻机巨头ASML已决定加码投资中国台湾地区,规划在新北市林口工一产业园区内新建厂区,扩大产能,一期投资将达到300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68.7亿元)。

  中国台湾“中央社”称,上述消息为台当局新北市行政长官侯友宜16晚在直播节目中所透露。当时,侯友宜称新北市政府早与ASML有过接触,乐见落脚林口工一工业区,其中ASML一期应该会投资新台币300亿元(人民币68.7亿左右),另外约有2000名员工进驻。

  对此,新北市经济发展局长何怡明接受台媒采访时对该消息予以证实。按照何怡明的说法,ASML起初要在桃园市华亚科技园区的研发中心旁土地扩厂,但新北市政府认为这是相当重要的投资招商项目,于是于今年5月同ASML进行了接触,积极游说与强势推销落脚林口,而6至7公顷的土地规模也超过原来在华亚土地的8倍大。

  何怡明表示,ASML一期300亿新台币投资包括研发与厂房、设备等,届时也会成为新北市很重要的亮眼门面与地标,并期待可以带动欧洲合作厂商也来林口工一发展。

  根据ASML在中国台湾岛内的官网,中国台湾是ASML在亚洲最大的据点。该公司深耕岛内多年,设有4个客户支援办公室,DUV深紫外光与EUV极紫外光训练中心,以及2个生产制造基地。

  03

  怎么拥有ASML的勇气

  研发砸钱

  ASML 在研发上花费了超过 60 亿欧元,并在近2年的时间里打造了EUV。而且在不断的研制新技术。

  目前最先进的芯片是4nm制程,虽然三星、台积电都官宣今年量产3nm芯片,但3nm芯片仍没有出现。但是,将芯片制程缩小到3nm已经很难了,三星采用了更先进的GAA工艺,虽然台积电仍是采用传统工艺,结果成本、性能提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另外,2nm芯片预计在3年后出现,也是2025年,这意味着芯片制程缩小越来越难了。

  ASML已经官宣了High NA EUV光刻机新消息,称ASML 正在准备向客户交付首台 High-NA EUV 光刻机,大概会在明年某个时间点完成。另外,High NA EUV光刻机可以用于生产制造1nm以上制程的芯片,主要是用于生产制造2nm等芯片,单台售价可能会超过3亿美元。

  目标坚定

  在其竞争对手中,佳能从未赶上,根据 Tech Monitor的说法,尼康选择了错误的工艺。不仅没有了老对手,超过 100000 个组件的复杂性和制造机器的时间使得新进入者很难进入这个市场——客户已经等不及了。而且ASML 是完全垂直整合的——使竞争对手难以获得关键组件和技术来制造竞争机器。

相关阅读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