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界网 > 周报全文 > 正文

[周报全文]网络界的25位精英

2001年01月15日 00:00:00 | 作者:佚名 | 来源:$page.getBroMedia() | 查看本文手机版

摘要:网络界的25位精英

标签

就像你最喜爱的漫画书中的超人主角一样,网络界的25位英雄拥有他们超乎常人的特殊力量。譬如Kleiner、Perkins以及Caufield & Byers公司的总合伙人Vinod Khosla就有一种X光般的视觉:他在选择支持的公司和技术上显示出了透视未来的洞察力。这使得Khosla在光纤网络技术上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影响力,现在,他在应用服务提供商市场中也发挥着同样的作用。                               

想知道怎样才能“将世界掌握在自己手中吗?”你可以去问问Palm公司CEO Carl Yankowski或Exodus Communications公司CEO Ellen Hancock这类人物。他们的产品和服务正在改变世界的经营之道。

另外,我们还有像AT&T董事长C. Michael Armstrong和WorldCom总裁Bernie Ebbers这样的经理。他们正努力使自己具有蜘蛛人那样特别的粘附力。这段时间他们的王国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如果他们不能像蜘蛛人那样牢牢粘住顾客,使得企业重组战略失败的话,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消失在美国《Network World》2001年的25强排行榜中。

基础设施建设者

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思科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约翰·钱伯斯精心组织的思科交响乐队演奏仍在近乎完美地进行着,但一些权威人士已经开始作出了不祥的预言,他们称钱伯斯的报应之日很快就会到来:钱伯斯在2001年将面临严峻的挑战,如巩固该公司在光纤通信和无线通信领域的地位,以及打垮像WAN路由器厂商Juniper Networks这样目标明确的新兴公司。有些人说,钱伯斯也需要控制其兼并的胃口——思科变得越大,那么它每年吞并20家公司并将其成功地融为一体就变得越困难。

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戴尔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迈克尔·戴尔显然已经跨越了从PC制造厂到企业网络设备厂商之间的界线。过去这些年来,他一直利用更多企业级服务器和存储器系统使其公司向网络厂商靠扰。市场调研公司IDC说,现在,企业级产品和服务的销量总数达到了该公司收入的将近一半,而且戴尔是全球存储器的第六大供应商。他的秘诀是没有任何秘诀。戴尔能够身体力行,因而他的公司长期以来被视为电子商务和因特网集成的一个典范。

斯科特·克林斯(Scott Kriens)Juniper Networks公司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你见过一个800磅的大猩猩流汗吗?看一看被克林斯夺取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时思科的表现吧。当克林斯把Juniper的目标确定为因特网核心路由器业务时,即使是思科这样的巨人也会感到心惊肉跳。不过由于Juniper的M-160路由器的包重新排序问题,克林斯正在面临迄今最严重的考验。

乔治·康纳德斯(George Conrades)Akamai科技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乔治·康纳德斯需要速度,从他的工作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这种需要。他管理着一个因特网高速缓存公司,可以使因特网上某些最受欢迎的站点加快访问速度。在他的业余生活中我们也能感受到他对速度的需要:他是一名摩托车爱好者,拥有不是一辆,而是一批摩托车。此外,康纳德斯是你所想象的那种典型的因特网新兴公司首席执行官。在那套精致的摩托车皮衣里面,是一个性格温和、富于机智的男人,也是一名很有教养的网络经理,其所在之处及所到之处都能显示出他的力量。

康纳德斯领导的因特网高速缓存公司Akamai,在54个国家的335个服务提供商网络中的6000台服务器上部署了服务。客户包括从CBS到Yahoo等一些最热门的网站运营商。

但康纳德斯并不满足。Akamai率领几十家厂商一起创建因特网内容适应协议,以使公司及ISP网络与内容交付系统的通信方式实现标准化,并且使向无线设备交付内容更加容易。目前,该公司已经进入了电信会议提供商和可管理存储服务的流式传输介质领域。

现在Akamai正在经受因特网股市上涨后回落的严重打击。2000年1月,Akamai股票交易价曾经达到令人惊骇的每股345美元,目前,其股价徘徊在30美元左右。尽管如此,康纳德斯仍显得镇定自若,也许是因为尽管该公司直到如今仍未盈利,但其收入每个季度都在攀升。

如果过去能够预示未来,那么网络业在未来很多年里将会感受到康纳德斯的力量。

约翰·罗斯(John Roth)Nortel Networks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约翰·罗斯是一个轻言细语但不失尊严的人,他让Nortel Networks的行动胜过他的言语。

当Nortel公司两年多以前购买Bay Networks时,他说这项并购使Nortel开始向一个IP公司转变。这件事并未完全发生,因为Nortel失去了第3层交换机市场的很大份额,并且毁掉了其作为因特网核心之用的IP路由器。但这并不是至关重要的,并购Bay的交易为Nortel注入了一种企业精神,这种企业精神是拥有100年历史的电话设备公司所没有的。Nortel的价值自此之后飞涨,因为罗斯悄悄地把重点放到光纤网络和无线网络上并实施这方面的计划。该公司的市场资本膨胀到了近2000亿美元。

罗斯要领导这些市场的坚强决心在他去年采取的几项举措中表露无遗:Nortel以价值32.5亿美元的股票交易购买光交换机制造商Xros;以14.3亿美元的价格买进光学部件制造商CoreTek;投资2.6亿美元对自己的光纤网络和部件业务进行拓展,这项投资将会创造34000个就业机会。

泰迪·罗斯福说过轻言细语但手持大棒。罗斯将其改成了轻言细语且手持大棒。

迈克尔·鲁特格斯(Michael Ruettgers)EMC首席执行官

鲁特格斯正领导着EMC在两条战线上发起进攻。他也将领导EMC做一些更大、更好的工作。

EMC在鲁特格斯的领导下所获得的财富得到了飞速增长。自鲁特格斯于1991年掌权以来,EMC的收入已经增加了50多倍,1999年达到了67亿美元,净收入超过10亿美元。在1997至1999年间,EMC的年收入翻了一番多。1998年,《商业周刊》将鲁特格斯提名为“世界最杰出的25名经理”之一。《财富》杂志在1999年列出的“世界最受赞赏公司”名单中将EMC排在计算机业的第三位。2000年,EMC又上了《Network World》的“10个最强大的公司”名单。这些对作为一个空军飞行员儿子的鲁特格斯来说不足为奇,在他的爱好当中还包括有打猎和军事。他最珍爱的一件东西就是一幅他自己的招帖画。在这幅画中,他紧攥着关节发青的拳头嘲弄IBM说:“够了吧,深蓝?”。这便是他喜欢战斗的明证。

鲁特格斯的目标是使EMC的规模再翻一番,2001年达到120亿美元,而且看起来EMC的改革只是刚刚开始。

卡尔·扬科斯基(Carl Yankowski)Palm公司首席执行官

没有什么人会反驳Palm将成为新一类“移动电话”。就像现在人们每时每刻都在用移动电话聊个不停一样,不久的将来你会发现,人们将通过Palms随时随地的访问因特网。为了开发这个最终的手持式用户及商业工具,Palm公司招募了卡尔·扬科斯基这位优秀的用户产品经理。扬科斯基过去是Reebok(锐步)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一年前被3Com选择来领导Palm公司。

在那之前,扬科斯基担任过索尼电器的首席运营官。在他的领导下,索尼在1995和1997年被命名为美国最受尊敬的品牌。过去25年里,他还在通用电气、Memorex和Polaroid(宝丽来)担任过各种不同的职务。

尽管他在市场营销上取得了非凡成就,但扬科斯基更以其通晓技术而闻名。他相信,要成功地推销一件产品,你必须把该产品的技术内脏摸透。这也许解释了扬科斯基为什么喜欢研究小机件——包括业余无线电装置以及飞机的控制板等。正是扬科斯基对精确性的追求才使Palm成为网络领域最受尊敬的品牌之一,才会使他自己的名字被人们牢牢记住。

软件超级英雄

斯蒂夫·巴尔默(Steve Ballmer)微软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谁也不会指责斯蒂夫·巴尔默说话拐弯抹角。这位坦率直言的微软首席执行官曾满怀信心地——虽然也许是错误地——预测,在司法部就微软是否滥用其操作系统的市场地位来消灭竞争对手一事作出裁决之后,该公司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巴尔默对于捍卫微软的软件价格和特许做法毫不畏缩,他不顾联邦部门发现其有垄断行为,坚持该公司不会改变其做法。他还严厉斥责像Sun公司首席执行官斯科特·麦克尼利这样的一些业内主管,认为他们使软件在计算和网络领域的角色变得无足轻重。

微软说,巴尔默的激情和领导能力已经成为他在微软任期的印记,他充满活力的训导和精神感染着大家。这一点很好,因为当微软开始其25年来最全面彻底的改造时,需要的就是勇气。巴尔默将帮助微软雄心勃勃地开发.Net——这是一个在各种数字设备上呈现统一外观的分布式计算体系。比尔·盖茨(Bill Gates)

微软公司董事长兼首席软件设计师

作为微软的“新的”软件设计师,比尔·盖茨现在把重点放在技术战略而不是日常工作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Redmond这个地方,看看盖茨是否具有巧妙地实现一项重大技术革命所需要的东西。当然,这是他希望利用其新的.Net体系结构来完成的工作。

拉瑞·埃里森(Larry Ellison)Oracle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不管你对权利如何定义,拉瑞·埃里森始终掌握着它。尽管他有时表现得有些自负和神气活现,但不管怎样,Oracle赚了钱,而且赚了很多钱。因此Oracle理所当然地成为技术公司在任何一种经济(无论新旧)中取得成功的典范。

Oracle占有40%以上的数据库市场,而且其收入和利润每年、每个季度都大幅增涨。的确,Oracle公司的两位最耀眼的管理明星Ray Lane和Gary Blood最近的出走证明了埃里森的专制,但这多少有些迫不得已。

埃里森创立了Oracle并且控制着它的每一项行动。功劳都属于他。

托马斯·彭菲尔德·杰克逊(Thomas Penfield Jackson)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方法院的地方法官

理所当然,微软不会将托马斯·彭菲尔德·杰克逊视为英雄,但软件业的其他人也许会。不管怎样,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他是唯一比Sun公司首席执行官斯科特·麦克尼利更令微软董事长比尔·盖茨感到惊恐的人。他对于如何惩罚微软从事垄断活动的决定对软件业将具有历史性的深远意义。斯科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

Sun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斯科特·麦克尼利的坦率直言和目标集中,是Sun被微软视为对其软件垄断地位构成威胁的两个原因,事实上,能够对微软构成这种威胁的公司实在为数不多。在硬件方面,Sun服务器是因特网Web托管服务器事实上的标准。Sun在两方面的成功就是因为它合乎规范地执行了麦克尼利的战略并且了解软硬件行业。

卢·郭士纳(Lou Gerstner)IBM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郭士纳试图将这家世界最大的计算机公司重新铸造成一个势力强大的因特网公司,这一尝试正在获得回报。一些权威人士为IBM的电子商务计划而欢呼,而竞争对手则试图效仿这些计划。

埃里克·雷蒙德(Eric Raymond)Open Source Initiative总裁

埃里克·雷蒙德是网络精英中比较特殊的一位成员。作为一个拥有很强幽默感和跆泰道黑腰带级别的Unix技术人员,他将自己视为因特网黑客文化的一个人类学家——这里的黑客定义当然是“消过毒的”,意即那些善长编程的人。

雷蒙德出版了有趣的《新黑客词典》以及《大教堂和集市:一个偶然的革命者对Linux和开放源的思考》。后者是一本论文集,略述了他的开放源代码理论。其中包括那篇促使Netscape开放其浏览器源代码的论文。简而言之,这项理论就是,开放源软件对因特网来说更好,因为它能使相互连接的思想发挥威力。即,当开发人员被允许自由摆弄代码时,他们就会真正去使用它。

对雷蒙德来说,开放源软件仍然更多地是一种观点而不是一项企业战略,尽管他现在是盈利性的开放源典型代表——VA Linux公司——的一名主管。不过他说,宣传Linux是一项全职工作,而且他的大部门演讲都是免费的。

他以揭露一些厂商公司(特别是微软和惠普)在开放源码上的虚伪性而闻名。他在去年10月份写给惠普CEO的一封措词严厉的信促使惠普加强了Linux工作。开放源码计划(Open Source Initiative)是他的另一个宣传Linux的平台。它是Linux信息、代码和开放源码商业理论的一个交换所。作为这种基层运动的一个领导者,雷蒙德的力量所产生的反响在整个2000年都可以感受到,最明显的就是,像IBM和Sun这样的一些重量级公司都开始在其服务器中支持Linux。

虽然他是一个令人鼓舞的代言人,但这并不会掩盖雷蒙德的技术成就:包括重新编写了Usenet网络新闻软件以及大量的开放源软件。他在内心里仍然是个编程员。

服务提供商突击队

C·迈克尔·阿姆斯特朗(C. Michael Armstrong)美国AT&T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美国AT&T在2000年的表现无疑不像C·迈克尔·阿姆斯特朗所希望的那样,特别是因为步履蹒跚的语音业务将其财政拖入不景气之中。他大胆地拆分AT&T的计划将会对这个电信巨人及其客户带来重大影响。

斯蒂夫·凯斯(Steve Case)美国在线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当2000年刚刚到来时,斯蒂夫·凯斯曾以其购买时代华纳的交易震撼了商业世界。在这项合并建议慢慢地通过管理机构的审查时,人们仍在详细讨论这种由服务和内容提供商之间进行联姻的意义。欧盟暂时点了头,股东也同意了。由于对最后的结果充满信心,新的公司宣布了其主管人选,由凯斯担任董事长,时代华纳的老板杰拉尔德·莱文担任新的首席执行官。凯斯的大胆的并购行动为其拓宽了ISP世界的领土。如果他实现这个新的构想,那么他将成为新一类服务提供商中的帝王。

伯尼·埃伯斯(Bernie Ebbers)WorldCom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对伯尼·埃伯斯来说,与Sprint并购失败的苦涩滋味正在慢慢地消失。WorldCom现在已经完全远离了MCI,以至这两家公司再次成为单独的运营公司。埃伯斯仍然是它们的领导。他拼凑起来的数据通信王国与周围的每一个服务提供商竞争。虽然他曾经被管理机构的政治击败,但他又回到了合并的征途上(+微信关注网络世界),并打算为其Web主机托管公司Digex并购Intermedia通信公司。

伊万·塞登贝格(Ivan Seidenberg)Verizon总裁兼联合首席执行官

伊万·塞登贝格担任着一个有趣的联合职务,这是该公司前所未有的职位:即一个电信巨人公司的联合首席执行官。这个巨人公司就是Verizon。该公司成立于2000年,由贝尔大西洋公司和GTE合并而成,是《财富》杂志评出的10强公司之一。作为贝尔大西洋公司前首脑的塞登贝格将与GTE的前首席执行官兼Verizon董事长查尔斯·李分享CEO一职,直到2002年。然后,这家公司将全由他来负责。

塞登贝格显然认为越大越好。他现在已经完成了三次重大合并:贝尔大西洋与Nynex;贝尔大西洋与GTE;以及贝尔大西洋和GTE的无线分公司与Vodafone AirTouch。这对一个三十年前从一名电缆连接助手开始其职业生涯的男人来说的确是一个帝国。

斯登贝格最终目的是成立一个可与最大竞争者相媲美的联合大企业——这是贝尔大西洋和GTE在合并之前单方面都不可能实现的。由于拥有6300万条语音线路、2600万个无线客户并在21个国家开展了业务,Verizon能对付AT&T/TCI/MediaOne的企业联合、SBC通信/Pacific Bell/Ameritech的联合体以及来自WorldCom/MCI的二重唱。

埃伦·汉考克(Ellen Hancock)Exodus通信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80年代,埃伦在IBM公司从事网络工作。她现在仍然因为在“深蓝”工作29年而知名,这种名声几乎和她创立了迅速发展的新兴公司Exodus一样广为人知。在IBM的那些岁月使她进入了IBM的核心集团并获得了很多头衔:网络硬件、网络软件和软件解决方案等部门的高级副总裁和集团总裁。但随着IBM的领军者从约翰·艾克斯换成了郭士纳,这颗星星便坠落了,她因为IBM未能跟上网络业的巨大变革而受到指责。

她后来在国家半导体公司和苹果公司担任过领导职务,但均无建树,其中在莱果公司是因为与斯蒂夫·乔布斯发生争执而结束了在该公司的职业生涯。之后,她在1998年担任了Exodu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汉考克发现了一个企业市场,现在她的公司每年要向那些拥有复杂的主机托管需求的公司开出10亿多美元的帐单。汉考克一路欢歌直奔银行。她不仅被列入了杂志想出版的所有名人录,而且到1999年夏季时,她在硅谷的薪水最高经理当中排名51。据圣何塞的《墨丘利新闻》称,这使她在最高薪水的妇女名单中位居第四。

拉尔夫·西金达(Ralph Szygenda)通用汽车公司首席信息官兼副总裁

拉尔夫·西金达自信、友好、充满活力,是一个幻想家。通用汽车在《财富》500强中列榜首,他有一部分功劳。作为领导12个部门的首席信息官,西金达掌握着32亿美元的技术预算,此外,他还为通用管理着一项对尖端汽车技术进行投资的风险资本基金。

与众不同的是,这位首席信息官将自己更多地视作一位商人而不是一名技术人员,虽然他在担任通用CIO之前在德克萨斯仪器公司也担任CIO。他说,这种视自己为商人的自我形象使他可以预见未来两年的发展情况,这使通用公司可以在IT竞争中保持领先。

因为有西金达作为典范,通用公司的IT经理们在各个业务领域获得了更多的发言权。西金达的团队迅速领导通用公司进入了因特网领域。通用公司拥有一个代表其所有品牌的电子商务门户站点gmbuypower.com。同样,它在B2B电子商务中也一直是个引导者,而且是Covisint的一个创始成员。Covisint是一个正在建设中的交易所,该交易所将可以让“三大”汽车制造商通过因特网与供应商进行交易(有待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最后点头)。西金达预想他的B2B计划不仅是一种提高与供应商交易效率的方法,而且是与经销商连接的一种手段,当然这一计划同样提高了定制制造的效率。单一的电子化供应链是电子化业务的“圣杯”,而这位CIO在建立自己的供应链方面现在处于领先地位。

埃德·惠塔克里(Ed Whitacre)SBC通信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埃德·惠塔克里被《商业周刊》称为“最后的垄断者”,他的形象在许多方面是按照19世纪的伟大工业家来塑造的。惠塔克里是一个直言不讳(虽然带着德克萨斯的拉长的调子)、作风务实的人,不喜欢参加公司会议,他靠战胜竞争对手而使公司走向繁荣兴旺。

惠塔克里的设想是将SBC发展到令人眩目的高度——不论是在该公司拥有的电话线数量上还是在该公司通过那些线路所提供的服务种类上。

不过,成为一个电信巨人不可能一帆风顺。在接管其它三家电话公司时,惠塔克里被形容为一个抢劫的德克萨斯人。在加州和中西部这样遥远的地方,那些被并购的地区贝尔运营公司经理们抱怨说自己没有什么权力。惠塔克里更喜欢与他统治集团的少数几个老熟人商量问题。这也使得他广泛分布的帝国(它在23个国家拥有利益)中很多人对他不太满意。2000年10月份,在SBC接管Ameritech一年多以后,惠塔克里为SBC的订货单积压越来越多以及客户的投诉而公开向州管理机构道歉。

但华尔街却喜欢他。SBC在2000年的《财富》500强名单中从35位跃升到12位,在《网络世界》的200强名单中从第9跃居第3。

乔·纳奇奥(Joe Nacchio)Qwest通信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由于US West的并购案在 6月份时就被确定下来,乔·纳奇奥无法利用自己的长途网络从他的丹佛办公室打长途电话了。但这并没有什么影响?他已经成功地将Qwest转变为AT&T的一个新时代Web主机托管版本,他把注意力从美国西部转向全球。在过去六个月里,Qwest宣布了一系列战利品。包括与欧洲、墨西哥和日本的一些协议。

纳奇奥于1997年来到刚刚起步的Qwest公司,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就将其从一家新兴公司发展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公司。

网络经理精英

罗伯特·卡特尔(Robert Carter)联邦快递公司执行副总裁兼首席信息官

六年前,这个自称热心家务的男人进入了世界上最令人觊觎的一个技术岗位——联邦快递公司的首席信息官。而在此之前,罗伯特·卡特尔已经成为了IT界的一个偶像。

卡特尔被称为新一类技术管理人员——一个将业务意识与技术知识平衡起来的人。他在1998年成为联邦快递公司的首席技术官(CTO)。该公司被作为榜样的电子化业务计划主要归功于他,他负责开发那些使Fedex.com能够以多种语言运营(这对一个国际承运人来说至关重要)的全球性架构。作为联邦快递公司的首席技术官(以及高级副总裁),卡特尔因为工作出色而赢得了《Infoworld》——《Network World》的一个姊妹刊物——颁发的第一个《本年首席技术官》奖。卡特尔的能力在公司猎头圈内非常令人垂涎,以至CIO的前任丹尼斯·琼斯提前数月就宣布了卡特尔的晋升,他这样做就是为了让那些猎头死心。

作为首席信息官,卡特尔负责联邦快递公司倍受珍视的最先进的全球网络。但这并不是他就任联邦快递公司新职期间最重要的工作。这位在台湾土生土长的人必须决定如何花费该公司15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预算。我们从他在2000年期间所完成的项目中已经粗略地看出他将会带来什么:它们包括一个使用户可以将打印就绪的文件上载到一个网站,并确定何时何地让联邦快递公司交付这些文件的机构;以及一个耗资8000万美元跟踪地面包裹数据的收集系统。

彼得·索尔维克(PeterSolvik)思科公司首席信息官

彼得·索尔维克的特征是沉着果断、激情四射。他对思科的内部IT业务构想显示了因特网技术的潜力——而且这只是刚刚开始。在索尔维克担任首席信息官期间,思科的业务工作已经成为了电子化业务的典范。几乎所有一切都被虚拟化了:制造、会计、销售、供应链、甚至客户支持。索尔维克已经编织了一个包罗万象的网络,使之成为了电子化世界里被羡慕的对象。思科对因特网和Web的使用,将该公司与其竞争对手及业内其它公司区分开来,并且为索尔维克赢得了许多荣誉,包括《Network World》的“在企业网络领域起到重要作用的50个人物”。思科在线(思科的网站)最近凭借超过200亿美元的运行率(run rate),成为世界上创造收入最多的网站之一。索尔维克也负责思科的因特网业务解决方案机构,该机构宣传因特网技术,然后将许多思科产品作为理想的电子化业务基础设施来推销。

金融家

维诺德·库斯拉(Vinod Khosla)Kleiner,Perkins,Caufield & Byers的普通合伙人

库斯拉15岁时就梦想创立一家技术公司,而且他决心在30岁之前成为百万富翁。库斯拉20年前开始使这个梦想成为现实,当时他创立了Daisy Systems——一个生产计算机和计算辅助工程软件的公司。1982年,年仅27岁的库斯拉就协助创立了Sun公司。他设计了为数据优化SONET(同步光纤网络)的构想,这项计划导致了Cerent公司的建立,该公司于1999年被思科公司以69亿美元的价格兼并。库斯拉在建立Juniper Networks公司上也起到了重要作用,这家公司现在被许多人吹捧为下一个思科。

库斯拉目前的事业是投资并管理一些新兴的应用服务提供商。他是两家此类公司Corio和Asera的董事长。不过,他每天仍然找出时间与妻子和四个女儿一起共享早餐,或许这就是促使库斯拉成为网络领域最有影响力人物的动力。

[责任编辑:程永来 cheng_yonglai@cn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