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界网 > 周报全文 > 正文

[周报全文]宽带接入之龙虎斗

2001年04月09日 00:00:00 | 作者:佚名 | 来源:$page.getBroMedia() | 查看本文手机版

摘要:宽带接入之龙虎斗

标签
    如果说,去年9月发生的“淄博事件”以及广电在其他省市的一系列宽带行动可以看作是电信与广电之间的小规模接触战的话,那么今年3月21日,当广电总局网络中心主任陈晓宁在中国国际广播电视网络展上做了《加快推进中国有线电视体制改革》的主题演讲,并透露广电将分拆融资,引进首笔8亿元系统外资金大举进军宽带接入市场的时候,就等于在说,广电系统已正式向电信宣战。争夺宽带接入市场的龙虎斗终于开场。

宽带接入之龙虎斗
本报记者  义川

    3月初,朱镕基总理在《“十五”计划纲要》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高速宽带信息网,重点建设宽带接入网。这是政府首次将宽带网和宽带接入网建设列入了国家发展规划,同时也意味着2001年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宽带年”。
    一般而言,宽带建设分为三个层次,即骨干网、城域网和接入网。打个比方,骨干网相当于城市与城市之间的高速公路,城域网相当于城市市区内的快速道路,而接入网则要解决如何将快速路延伸进小区,直达各家各户的问题。换言之,宽带接入网建设所要解决的就是人们常说的“最后一公里”问题,而这个问题不夸张地说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它的难度我们可以从来自美国的数据获得一个总体的认识。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在任职期间曾制定了一个“AI计划”,目标是到2015年全面实现宽带接入。换句话说,美国大约需要20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全面实现宽带接入。虽然说中国和美国之间几乎不存在可比性,但有专家认为,中国要想全面实现光纤入户,从现在算起,至少需要50年时间。
    那么,在这段时间内,对于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来说,宽带上网难道只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吗?幸好,在目前的技术条件和经济环境下,还有其他一些方案可以替代光纤入户这种终极解决方案。
    从接入方式上分,实现宽带网有5种方式,即有线电视接入、电信网接入、卫星接入、固定无线接入和移动无线接入。后3种接入方式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可以说还不存在普及的可能,于是,真正有资格进入宽带接入“最后一公里”战场的,就只剩下电信网和有线电视网这两张大网了。而就中国的现实情况而言,这等于是说,只有中国电信和广电系统有资格在宽带接入市场上展开旗鼓相当的竞争,因为其他的电信运营商虽然都有各自的宽带骨干网,但在城域网这一块则由于各种条件的限制(尤其是路权的限制)几乎是一片空白,“宽带到楼边”更成了水中捞月一般的幻影。
    如果说,去年9月发生的“淄博事件”以及广电在其他省市的一系列宽带行动可以看作是电信与广电之间的小规模接触战的话,那么今年3月21日,当广电总局网络中心主任陈晓宁在中国国际广播电视网络展上做了《加快推进中国有线电视体制改革》的主题演讲,并透露广电将分拆融资,引进首笔8亿元系统外资金大举进军宽带接入市场的时候,就等于在说,广电系统已正式向电信宣战。争夺宽带接入市场的龙虎斗终于开场。
    但是,我们不能把广电与电信之间争夺宽带接入市场简单地视为利益之争。事实上,广电之所以如此急迫地要涉足宽带接入,主要是出于盘活其网络资源以求更大发展的需要。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广电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广告。据有关人士分析,2000年广电全系统的收入为270亿,其中有线电视总收入只有100亿,而中国电信全年的收入却在3000亿元以上。广电如果进入通信领域,近期年收入至少可达1000亿元。因此有线电视运营部门进行业务升级,介入宽带竞争已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

力量对比
    中国电信截止2000年底,总共拥有1.4亿固定电话用户,57万ISDN用户和1600万互联网用户。全国光缆线路长度已超过100万公里。拥有包括中国公用数字数据网(CHINADDN)、中国公用分组交换数据网(CHINAPAC)、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CHINANET)、中国公用帧中继宽带业务网(CHINAFRN)和中国电信IP电话网5大网络。其中,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CHINANET)节点已覆盖到全国230多个城市,能够在所有电话通达的地方提供接入服务。
    与之相比,广电系统网络虽然在规模上要逊色许多,而且没有自己的出口带宽,但在某些方面却要比电信网更具优势。目前广电的宽带网络总长度已超过260万公里,其中光纤网长度超过40万公里;已连通25个省市,今年底将连通全国所有省市;已连通全国65%以上的县,东部七八个省已连通了所有的县,预计年底将连通80%以上的县;已有700个县光缆到村;截止2000年末,估计有线电视用户已经超过1亿户,并以每年500万户以上的速度增长。广电网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有线电视网络。我国有线电视入户率为17%,超过电话入户率(9%);有线电视网的城市覆盖率为70%,全国覆盖率50%,也超过了电信网。最重要的是,有线电视网的光缆物理结构(HFC),天然就是宽带网。据一位广电专家介绍说,在骨干网上广电和电信毫无分别(都是SDH),但在用户端的“最后一公里”上,广电同轴电缆的带宽,要远远超过电信铜质双铰线的带宽,前者要高出后者10多万倍之巨!
    另据测算,目前广电总局拥有的有线网络价值2000亿元,如果再投资100亿元铺设各城市之间的光缆线路,即可升值为5000亿元。
    当然,广电网络的弱势也很明显。
    首先是政策限制。去年的“淄博事件”发生之后,信息产业部吴基传部长曾明确表态:中国目前不允许广电网涉足电信业务,进行互联网接入服务。如果向广电网开放电信业务,首要的条件是广电系统必须台网分离,完全按照企业化运作。而就目前情况来看,这是一项相当艰巨的改制工作。
    其次是双向改造。广电的HFC是单向线路,只有下行没有上行。而如果要对其进行双向改造,即使不考虑资金问题,最快也要三年的时间。
    其三是内部整合。由于历史的原因,现有的广电网络均是由各地方政府自己出资建设的,广电总局与各省市局只有业务接口,因此而造成了有线电视网建设和管理上各自为政、“诸侯割据”的局面。广电总局曾屡次“削藩”却始终是无功而返,地方保护显然是主要障碍。而且如果广电总局要实行台网分离,首先就得拿出至少2000亿元进行资源回购,而这对广电总局来说完全没有可能。
    最后是融资困难。按照目前的金融政策,广电部门不是企业,有线电视网不能被当作经营性资产抵押来获取贷款,债务融资的前门被堵死;而根据国家有关政策,广电系统不能吸收系统外资金入股,股权融资的后门也不通。
    一言以蔽之,束缚广电发展的最大症结就是如何实现“台网分离”,而且要以最快的速度实现。

跨越障碍
    进入今年以来,广电系统所面临的环境发生了微妙的但也是意义重大的变化。首先是各地方广电部门频繁的“擦边政策”造成了很多既成事实,政策上的限制似乎已经开始松动;其次是WTO的临近,使得中国政府反对任何形式垄断的决心终于坚定;不久前,国家体改委主任关于反垄断的一番话完全可以解读为政府的反垄断宣言;中国电信目前仍然拥有的垄断优势看来也在进一步被打破之列;再其次是广电系统“台网分离”的进程竟出乎意料地顺利而且迅速。据悉,全国已经有20个省成立了广电网络公司,其中6个省是经过总局批准的全省性公司。对此,陈晓宁表现得非常乐观:“我们的中国广播电视信息网络有限责任公司正在组建当中,力争今年能拿到营业执照”。
    如果广电系统“台网分离”成功,那么吴基传部长的话是否就可以这样来理解:如果广电实现了“台网分离”,那么广电是否就有可能拿到他们梦寐以求的中国电信市场第8张电信牌照,从而名正言顺地参与电信市场竞争呢?有可能!
    原先看来几乎无法实现的“台网分离”为什么能够取得这样的成果?是因为广电内部几经磨合,终于找到了一个绝妙的政策,业内把它概括为:“行政重组,(账面)资产整合,存量不变,增量分成”。前面八个字是整合的办法,后面八个字是利益分配格局。把各省的广电网络公司拉进来入伙,利益共享,这就是广电组建网络公司的基本原则,同时也解决了资源回购的天大难题。
    广电系统之所以能够从原来“诸侯割据”的局面中挣脱出来,从深层次来分析,仍然不外乎生存发展、利益驱动和竞争需要这几大因素。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在宽带网的热浪冲击之下,电信、广电和以长城宽带为代表的外围公司等三方在接入网方面的争夺不断升级,广电显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广电的网络虽然可以号称“大网”,但其实这张大网并不存在,只是“一盘散沙”般的区域性小网在孤军与对手作战。正是在这样残酷的竞争环境下,共识终于达成:广电网络只有实现“全国全程全网”的夙愿,真正连成全国大网,才有可能和实力与电信展开面对面的竞争。根据网络的规模效应,整体的价值也会以几何级数增长,而不是地方网络价值的简单相加。全国连网,企业化运作,又将为大规模融资创造必要条件。

寻求突破
    宽带接入网的实现可以有多种方式,而目前较常用的大体上有三种:即广电所采用的Cable Modem、电信所采用的xDSL和外围厂商(如长城宽带、蓝点万维)所采用的小区以太网。
    在3种接入方案中,Cable Modem的成本虽然最高,但其带宽资源较高,维护成本低。以太网的投入虽然相对要低,但其后期的运营维护成本很高,需要有专门的机房和专业网管,这一问题似乎还没有引起运营商的足够注意;另外,小区以太网的内部安全性极差,懂点技术的人就可以轻易登录其他住户的计算机,窥探他人的信息,这一问题似乎也没有引起用户的足够注意。至于xDSL技术,实际上是基于原有电话双绞线而提供的一种宽带接入手段,虽然这种方式组网较为灵活,但是相对于光接入技术而言,xDSL所能提供的带宽毕竟有限,仅能实现话音、数据以及几路视频业务的接入,从长远的发展看,它最终只能是一个过渡性的方案。
    从社区接入网的建设来看,无论上述哪种方案,由于都要牵涉到重新布线或者线路改造的问题,所以其总投资都很高,对一个数千户的小区来说,投资都在数千万元的水平,回收周期过长成为首要问题。
    显然,无论哪种接入方式,都必须寻求技术上的突破,有效地降低成本,尤其是用户端成本,如此才可能在更短的时间之内获得更多的用户来使用,从而缩短回收周期,尽快盈利。
    目前,针对广电网络的宽带接入,已经出现了一些新的技术。比如派威公司的VOD实时视频点播及数字广播系统。这套系统可在现有的有线电视网络中实现数字电视的接收和互动视频点播功能,不必对现有的单向网络进行大规模改造,所需费用平摊到每个家庭不超过10美元,具有较高的性能价格比。但这种技术毕竟还是不能为用户提供宽带互联网服务,因此推广前景有限。
    与之相比,北京融通天网公司所推出的“视网通”解决方案就具有了更多的实用价值和推广价值。“视网通”系统的核心部分是在原广电系统的每一个放大器边上并接一个他们自主开发的路由器,在用户端接一个外形与机顶盒类似的“视网通”,从而无需对原有线路进行任何改造即可将广电的单向广播线路转变成双向数据网络,下行速率为1M~10M,并可平滑升级至100M。
    “视网通”系统推出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其无须线路改造,从而极大地节省了投入费用。按照融通天网公司丁兆明总经理的计算,城域网每个光节点的下行线路的设备投入费用平均只有5万元,而均摊到每个用户身上的费用也只有500~800元,大约是Cable Modem投入费用的1/10。
    他们目前正在昆明与广电系统合作进行试验,在昆明的几个小区内获得了用户的热烈欢迎。据昆明广电局刘局长介绍,昆明共有40多个光节点,如果按此计算,则只需投入200多万元即可将整个昆明的广电城域网升级为城域宽带多媒体信息网。而无论采用其他任何一种方案,整个昆明市的总投入都得至少在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由此可见它的推广价值。
    可以看出,广电系统如果能够采用一种或几种具有突破意义的技术,并迅速予以普及和推广,那么他们就有可能在与电信的竞争中抢占先机。

竞争前景
    在宽带接入网的竞争中,技术、投入、市场可能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竞争优势在于宽带网建成后所能提供的内容和增值服务,也就是说谁能够更快并且更多地盈利,谁才有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在最近一期的“etalking论坛”上,参与宽带接入网建设的运营商们都已经把目光关注到了内容和增值服务上。虽然广电的人没有参加本次论坛,但是谁都清楚,在内容提供方面,广电又一次占有先天的优势。
    虽然信息产业部要求广电必须完成“播出与制作分离”、“台网分离”以及“有线台与无线台合并”,但广电系统丰富的内容资源将依然是其他宽带网络艳羡不已的。虽然政策上的阻力依然存在,但广电已经发明了所谓的“站在墙外摘桃”的理论:即在政策不允许广电搞ICP和ISP时,有线电视可以和社会网站进行内容合作,把系统外的优秀内容服务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有线网内,通过不断刷新页面,客户看到的与外面的区别不大。
    同时,有线电视参与宽带网竞争又具有先天的政策优势。广电业内人士津津乐道的是,广电(包括有线电视)是不放开的,而电信是放开的,所以如果给广电机会,电信一定不是对手。
    广电网络另一个重要的竞争手段将是IP电话业务。如果政策允许他们做,当然不成问题。如果政策目前还不允许(+微信关注网络世界),广电也自有办法。比如说广电可以将自己的城域网出租给其他没有城域网的电信公司,让他们去经营电信业务。这种“擦边政策”实际上已经在操作之中,据记者了解,网通就已经在与广州和昆明的广电系统洽谈合作经营IP电话的事宜。如果这种合作可行,那么广电对于电信的打击将是非常巨大的。
    对于广电与电信在宽带接入网市场上展开的这一幕“龙虎斗”,其结局究竟会怎样还孰难预料。但至少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的结论:
    从竞争的态势上说,取决于时间,谁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抢占最大份额的市场,谁就最有可能成为赢家;从竞争的前提上说,取决于体制,政策体制和机构体制上的突破,将会给竞争双方带来规则上的公平,从而影响竞争的结局;从竞争的条件上说,取决于成本,在同等投入的条件下,谁的成本低,谁就会拥有最广泛的用户;而从竞争的前景上说,取决于内容,谁拥有更丰富的内容和更多的赢利模式,谁就更有可能笑到最后。


中国网通公司副总裁 范星槎:
    最近,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谁将成为宽带的赢者?”。从宽带的特征来看,今后的价值会往两个方向发展。一个是整个基础设施的提供者,另外一个是内容的提供者。设施提供者一定是有利可图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宽带基础设施的投资相当大,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的。在这种情况下,设施提供者有比较大的机会。另外,宽带内容和窄带的内容不一样,窄带的内容是天气预报、新闻等等,基本上都是所谓的大众产品,没有办法产生差异化。宽带的内容不光是要有图象、高保真的立体声,还要有交互,这两个肯定是宽带产生价值的方面。以后到底会怎么样?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基础设施提供商去整合、兼并或收购内容提供商;另一种是内容提供商去收购基础设施提供商。这两种可能,在不同的法律环境中都有可能发生。至于我们网通,是什么都想做。

首信公司副总裁 庄梓新:
    宽带盈利的模式,从宽带经营的角度上讲,我想是三个层面,第一个是产品的层面,第二个是系统的层面,第三个是最重要的就是运营的层面。运营的层面,大概可以从四个方面考虑盈利的模式。第一个叫基本服务,让大家高速地接入Internet。第二个是增值服务。将来真正会形成重要利润的就是增值服务。我们曾经设想,能不能在形成一个广泛的宽带社区结构的基础上,推行B2B2C的电子商务模式。一个社区,五千户人家,一个月需要多少商品?它会是一个很大的商业规模,这就是一个方面的增值服务。第三个是相关服务。做这个事情有很多相关服务。比如说对住户的培训、咨询等等。第四个,叫做周边服务。我们现在是本着这个设想在做这个事情。我们坚信,如果按照这些思想去实践,大概还是能走出一个路子,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盈利模式。说到底,如果没有盈利的话,再好的东西也是坚持不下去的。

原中公网CEO 谢文:
    我有一个想法,做宽带只有两个思路,一个是宽带的运营商,成功的秘诀没有什么,用什么技术不是关键,关键是规模,做到全国范围的用户数最多。再有一种思路就是运营和增值服务结合。这个是AOL之所以挣那么多钱至今仍然很成功的原因之一。国内我接触到的宽带建设还没有余力往这个思路上想,他们可以花几十亿元去修路,但是不愿意拿几千万元去作内容。不能指望目前搞ICP的人在穷困潦倒、压力重重的情况下为运营商造车,为运营商牺牲。而运营商一收费,就成了三年前的中国电信,把钱都收走了,让我们牺牲掉。这个战略恐怕不行。如果宽带运营商的视野不向这方面转,我想很容易走入像中国电信1996、1997年的困境,主干网铺好了,上面却没有东西,没有人用。

长城宽带网络公司总经理 杨宇航:
    实际上要想创造利润的话,归根到底只能取决于服务。网络基础设施是硬件,内容是软件,你怎么把两者结合起来,怎么为老百姓提供服务,你才可能赚钱。从长城宽带来说,做的是一个接入网,接入网目前能够提供的服务就是最基本的接入服务,非常简单。所以,我们只能靠接入服务来创造利润。我们会不断地与合作伙伴一起来创造各种增值服务。这时候,才能够真正产生效益。我们做过一个测算,实际上网数量少于三万户的时候,很难达到盈亏平衡。另外,一个小区的用户上网率特别高,要达到60%以上,要有一万户左右的用户才可以达到盈亏平衡。这样的测算所基于的是只提供一种服务,就是接入服务。随着网络的发展,随着用户的不断增多,价格也会不断地下调,接入服务的价格也会不断地下调,到未来,接入服务收费可能就等于零了,或者是非常少的费用,要赚钱只能靠增值服务。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尽管宽带网大家看着很热,想做宽带梦,这个梦是很难做的。要想做好,就要能够睡很长时间,不能睡八个小时就醒了,那什么都没有了。可能要睡一百年,当然不是说投资回报要这么久,但是要非常长的时间,非常艰苦,跟做内容的没有两样,是靠规模,靠用户的数量,还靠合作。
[责任编辑:程永来 cheng_yonglai@cn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