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界网 > 周报全文 > 正文

[周报全文]破落的VC偶像

2001年05月28日 00:00:00 | 作者:佚名 | 来源:$page.getBroMedia() | 查看本文手机版

摘要:破落的VC偶像

标签

一向高高在上、受人尊崇的风险投资家(VC)们对互联网泡沫接二连三的破灭再也无能为力了。他们中的很多人以及他们所管理的基金正在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大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有一个非常令人头疼的问题在困扰着VC们,在用他们的金钱所扶持的众多的新兴企业家中间,到底谁能够第一个为他们和他们的基金带来高额回报呢?

这样一个问题在互联网的繁荣时期从未有人问过,但现在情况毕竟发生了完全不同的变化。

陷入困境的风险基金

美国2001年一季度的风险投资额已经从其历史高点下落了59%,数十家靠着风险投资维持生命的dot-com们已经呜呼哀哉,剩下的dot-com们虽然数量还有数百家之多,但多数也都在苟延残喘,赢利前景遥遥无望。很多在互联网狂热期投入了大量资本的风险基金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投资价值在不可阻挡地蒸发,损失一般都在七成以上。

各个风险投资机构的所谓有限合伙人——财富殷实的个人、养老基金以及大学捐款基金等,这些合伙人之所以要做风险投资,是指望能够获得至少2位数的回报率,而今年他们大概最多也只能获得1位数的回报率。他们的确是不幸的,因为在1999年,风险投资的回报高达3位数,即使按照过去10年的平均回报率计算也有27%;而一些更为不幸的投资人和机构,甚至连本儿都捞不回来了。

所以很多有限合伙人都在寻找顶级的风险投资公司,就是为了能够避免出现这样的危险。但是,即使是人才出众、经验丰富的顶级的风险投资公司,现在看来也都在泡沫最旺的时候犯了很多不可饶恕的错误。他们通常关注的都是一些赢利希望不大的dot-com公司;更糟的是,他们投得太滥、太快,而忽略了对这些新兴企业做精心培育的工作,没能有效地帮助这些企业度过经济滑坡的难关。一些顶级的风险投资公司,比如Draper Fisher Jurvetson、Hummer Winblad、红点投资、软库等,即使是无可争议的超级明星Benchmark Capital,手里都至少有一只基金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就在18个月以前,一家风险基金如果报告说出现了负的回报率,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那个时候Nasdaq正在向5000点的高峰攀登,很多投资银行的分析师们正打算采用新的估价标准来为火箭般窜升的股价寻找理论依据。VC们几乎是爽快而不加思索地就把数十亿美元的钞票扔进了dot-com狂潮。VC们当时所面临的最大风险似乎只是千万别错过了下一个eBay。

VC的钱证明了dot-com的合理,股票投资人又证明了股价飞涨的合理。业绩最好的VC们往往陶醉于自己的名声和日见鼓胀的钱袋。在互联网最热的时候,一些明星投资家如红点投资的Geoff Yang甚至宣称自己根本不知道这场投资游戏会有什么风险。

他在1999年接受《财富》杂志记者采访时说:“如果我们投资的公司没有做好,那我们可能会用1.5亿美元把它卖掉。如果它做好了,那就可以卖到20亿甚至100亿美元。你告诉我,这里有什么风险?”

2000年股市的崩溃回答了Yang的问题。如今,再也没有人肯花钱买一个有关dot-com将统治世界的故事;当年一飞冲天的雄鹰变成了今天的替罪羔羊。科技世界最有名的投资银行家们在世人的非议下战战兢兢,因为政府的调查官员在调查他们摊派IPO股份的行为是否合法;互联网界最有名的研究分析家们面对股市投资人的严辞指责而晕头转向,公众认为他们千方百计兜售一些高风险的股票主要是为了自己能够牟取暴利而并非出于真正的信仰,这些股票如今的价格与其峰值时相比已经损失了90%以上;而VC们,一度曾因为具有准确发现巨大财源的能力而被捧为社会名流,如今则正在遭受他们应得的“报应”。就拿Webvan为例,VC们手中这最后的一颗希望之星,两周前的市值只剩下7700万美元,而仅在9个月前,它的市值还高达25亿美元。

风险投资公司一般都会对其投资业绩三缄其口,尤其现在需要对他们的投资做出评估的时候。但即使如此,也还是会有很多线索可以让我们发现某只基金的困境:比如它是否过早花完了融来的钱?它所投资的公司在股灾过后还能不能够融到钱?它有多少资金投进了dot-com这个无底洞?它投资的新兴公司已有多少家关了张?它的有限合伙人的投资回报到底有多少?

虽然在最近几年创建的基金目前都处在困境之中,但并非人人都在同一条船上。由Battery投资、毕马威(KPCB)、新企业联合会、红杉资本和美国风险合伙人等公司所创建的基金虽然手中也握有表现差劲的dot-com股票,但他们还在其他领域,如生物技术、网络设施和大企业级软件等领域做了多元化投资。而且,他们花钱的速度也不像Benchmark和Draper在1998年建的基金,或者Hummer Winblad、红点和软库在1999年建的基金那样快。

网事的影响
    一些处于领导地位的风险投资公司都在互联网泡沫的高涨期开张。这里所列的几家公司都是在较早的时候给一些如今正在为生存而苦熬的dot-com公司投入了过多的资本。

公司基金创建年度融资总额(亿美元)投资比例回报率
Benchmark CapitalBenchmark III19981.49100%0%
Draper Fisher JurvetsonDFJ V19981.8080%24%
Hummer WinbladHummer Winblad IV19993.1575%N/A
新企业联合会NEA IX19998.7165.1%0%
红点投资Redpoint I19996.0060%0%
软库投资Softbank V19996.00100%0.01%
美国风险合伙人公司USVP VI19992.7884.3%0%

基金老底揭秘

要想详细地描述基金目前所处的困境,应该从Hummer Winblad和Draper Fisher Jurvetson这两家开始。

Hummer Winblad的前三只基金主要投向了软件公司,并取得了参差不齐的成功,于是Hummer Winblad又融资3.15亿美元建立了基金四。这只基金几乎全部投入了互联网领域。现在,我们只能用“凄惨”来形容基金四的处境,它的投资名单大部分都由所谓的“dot-com炸弹”构成,包括Gazoontite、HomeGrocer、Pets.com和Rival.com等。

Draper公司采用了一种大撒网的策略,结果当dot-com泡沫破灭之后,不但引火烧了身,而且让人感觉Draper做事很轻率。融资1.8亿美元的Draper基金五和融资3.75亿美元的Draper基金六也完全投入了在线业务。基金五已有4家公司破产。

基金六的股票也大多来自互联网泡沫,其中包括Club Mom,一家专为母亲提供内容服务的网站;Amazing Media,一家旗帜广告技术公司;还有Product Pop,一家互联网营销服务公司。

红点是一个风险投资家的超级组合,其合伙人来自公益风险合伙人公司和Brentwood风险投资公司。但是红点的第一只基金,尽管融资6亿美元,却似乎离成功还很遥远。

红点的六位合伙人只用了14个月便投资了40家新创公司,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互联网相关企业。有800万投给了BizBuyer.com,一家B2B公司,去年关张;2200万美元投给了NexGenix,是众多构建电子商务网站的公司之一。其他投资还包括300万美元的一家在线美容网站;400万给了称为eNet中国的电子商务网站;600万投入一家科幻小说网站,今年4月倒闭。一年前,NexGenix申请上市,这是红点第一次有了撤出的机会并且可以给其有限合伙人带来收入,去年5月勉强上市。4个月后,NexGenix开始裁员。

红点有过两次救命式的行动,它拿出了将近一半的基金一面用来维持其投资的企业继续生存,另一面则投向了dot-com以外的领域。Yang曾列举说,红点将近70%的资金投向了基础设施和软件公司,但实际上这些公司多半都是由原来的电子商务公司为了生存而转型的公司。Yang争辩说:“至少我们没有把70%的钱投入网上零售企业。”

命运对于软库来说也并不宽厚。其融资6亿美元的基金五在不到12个月内投了48家新办企业,其中有Buy.com、eCoverage、eOffering.com、Perfect.com和Rentals.com。其投资组合还包括网上宗教书店iChristian,More.com和城市媒体通信公司,这几家企业都已倒闭。BizBlast,一家帮助小企业上网的公司,去年秋天由于被迫裁掉一半以上的员工而最终歇业;iPrint.com,于2000年春季股灾爆发之前上市,两周前,其股价已不足50美分。

据悉,软库的基金五已经花光了6亿美元却没有给其投资人带来任何回报。软库的VC们也承认,他们对一些没有希望的领域投入得过度了。

尽管软库投资的执行经理Gary Rieschel发誓说他们还是投了几个好项目,可以为其有限合伙人带来150%~200%的回报,但是考虑到基金一般都得有10年的生命期,所以即使相信他的计算也不过意味着每年大约7%的回报。这只比进行普通的金融市场投资略好一点点,而且还没有把经济减速时期风险投资天然具有的巨大风险计算在内。

公司简介所投公司包括……
Draper Fisher Jurvetson由Tim Draper领导,DFJ的基金五和基金六主要投向网上零售和B-B公司。基金五所投的公司中有一半以上在股灾之后尚未融到新的资金。BestOffer.com,
DigitalWork,
Everdream,
InfoRocket.com,
SeeUThere.com
Hummer WinbladJohn Hummer和Ann Winblad从未完成过一次非常漂亮的投资。他们的第一只关注互联网的基金四,恐怕也很难改写这种历史。Homes.com,
Lavastorm,
Mambo.com,
Pagoo.com(+本站微信networkworldweixin),
Rival.com
红点投资Geoff Yang和他的五位合伙人在14个月里共投资了40家新办公司。他们的希望在于:他们所投的基础设施公司要多于dot-com公司。BigBand网络,
eNet中国,
HelleBrain,
MetaTV,
TeraOptic网络
Benchmark Capital该公司于1998年创建的基金三几乎全部投向了dot-com公司。David Beirne和Benchmark的合伙人在9个月里几乎花光了这只基金所融来的钱。Collab.net,
Epinions.com,
Guild.com,
Living.com,
Respond.com
软库投资Gary Rieschel承认他所管理的基金过于偏重在了很多"已经破产的领域"。他还告诉投资人他们能够期待的最好状况是金融衍生市场的恢复。Asia Online,
BlueLight.com,
iChristian.com,
Rentals.com,
安全商务服务

投资人最大的不满可能来自Benchmark。这家公司因为成功投资了Ariba和eBay而获得了90年代末最成功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的美名。

但Benchmark III的糟糕业绩拖累了整个公司。这第三只基金于1998年下半年建立,共融资1.49亿美元,然后在9个月内花完了所有的钱。在其他几只基金中,Benchmark投资了21家网络设备公司和半导体公司、10家软件公司和6家无线通信公司,而基金三却只有一笔投资属于上述领域。

Benchmark基金三的合伙人投资了24家新办公司,包括Epinions.com和Living .com。到了去年秋天,其投资组合中只剩下了18家公司,其中一半是网上零售公司,还有3家B2B公司。已经有4家公司关张,其中有大娱乐公司和CharitableWay.com,共损失2000多万美元。在余下的公司中,有5家正力图通过紧缩银根和裁员苦活下去。

Benchmark总是把自己严格定义为一个早期投资人,但当它投资1900万美元给1-800-Flowers时,其合伙人却用骰子掷出了一笔“封顶投资”——投给了一家正准备上市的公司。结果证明这笔投资的成本太高。1-800-Flowers虽然最后上了市,但到了2000年9月30日,它给基金三造成的亏损已超过了1000万美元。

为了解决不良投资的问题,Benchmark动用了他的储备资金,结果使情况更进一步恶化。风险投资公司一般都要储备大约一半的现金,以便对它所投资的最有希望的几家公司做后续投资。在风险投资界,用新基金来拯救老基金所投的公司,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通常是犯忌的。而Benchmark却允许他的几只基金之间进行交叉投资,按照有经验的VC们的说法,用这种以新钱来弥补旧错的做法会导致非常危险的情况发生。Benchmark至少有三次这样的行为,利用基金四的钱来拯救基金三的公司,其中就包括投资300万美元去拯救现在已倒闭的Living.com。

奇怪的是,Benchmark对基金三的长期业绩依然看好。尽管目前基金三已“尸横遍野”,但Benchmark仍然确信在残留下来的公司中至少会有5家公司能够为他们各带来15亿美元的回报。虽然说VC们天生就是乐观派,但Benchmark的合伙人可能是一群极端乐观分子。尽管围绕他们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仍然相信基金三的每100万美元的投资最终会给投资人带来1.5亿美元的回报。

这种思想的转变可能尚需时日。到了那时,Benchmark会和其他有残留基金的风险投资公司一样,可以再尝试建立新的基金,因为他们在融资方面可能不会碰到太大的问题。但问题是:他们的声望也会这么容易就恢复吗?(义川 节译自《The Standard》)

[责任编辑:程永来 cheng_yonglai@cn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