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界网 > 周报全文 > 正文

[周报全文]第七次降息的影响

2001年08月27日 00:00:00 | 作者:佚名 | 来源:$page.getBroMedia() | 查看本文手机版

摘要:第七次降息的影响

标签

因为新经济周期的发生机理与传统经济周期相比已然不同,所以在没有其他因素的作用尤其是没有新技术变革出现的情况下,传统的降息手段可能带来的影响就不会很大。

但如果有新的技术变革或创新出现,将资本深化因而将劳动生产率提高到一个更高更新的水平,使人均产出、劳动边际产品和工资均出现新的增长。在这种情况下,降息的作用才会真正显现出来,刺激需求和投资的新的增长热潮,带来新一轮的经济扩张。

第七次降息的影响

美国东部时间8月21日下午2点15分,美联储为了刺激经济增长,宣布将隔夜拆借利率降低25个基点,即0.25%。这次降息已经是美联储进入今年以来的第七次降息。与年初相比,隔夜拆借率已降低了3%,无论从降息的幅度上还是从降息的次数上看,都是美国经济史上极为罕见的。

美联储的决策机构,公开市场委员会同时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调低25个基点,降至3.5%,创下自1994年以来的最低。与此同时,美联储还根据十二家美联储银行中七家的要求将贴现率调低至3%。

那么,连续七次降息对美国经济到底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对经济增长和经济周期作一番探讨。

经济学认为,人类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四个轮子,即人力资源、自然资源、资本积累、技术变革与创新。我们可以依据这四大要素的投入数量及质量来定义各种经济形态。比如说,以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为主要资源的经济形态是农业经济;而以人力资源、自然资源、资本积累为主,加上少量技术变革的经济形态就是工业经济;到了后工业时代,也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新经济时代,资本积累和新技术则成为影响经济发展的主要支配力量。我们之所以没有提到人力资源,是因为在新经济时代,人力资源其实已经成为一种资本品或者技术的外化力量,可以被包含在资本与新技术这两大要素之中的缘故。

必须指出,我们常说的信息经济、数字经济或者互联网经济等只是新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几种发展形态而已,它们是新经济的组成部分,但并非新经济本身。

对于新经济而言,比较符合其增长规律的理论应该是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索洛(Robert Solow)提出的新古典经济增长模型。新古典增长模型中重要的新成分正是资本和技术变革。

按照索洛的观点,假定技术条件不变,那么经济的增长则主要取决于资本的积累,即资本存量的增加。如果资本存量的增加大大快于劳动的增加,那么就会发生资本深化(capital deepening)现象。资本深化就是指人均拥有的资本量随时间而增长的进程。通俗一点儿讲,就是每个劳动者所拥有的资本品或技术装备越来越多,劳动者会拥有越来越多的自动化生产线、电脑、通信设备和其他各种辅助生产设备。显而易见,资本深化会提高劳动生产率,会带来人均产出的增长,带来劳动边际产品和工资的增加。

但是在技术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资本深化从而劳动生产率的增加会达到一个饱和点。接近这个点时,资本深化将导致资本收益的递减并降低资本收益率,甚至使经济增长出现停滞。如果这个时候资本的投入还在不断增加的话,则会导致投资成本的大幅增长,资本收益率可能呈现负增长,出现经济泡沫,使经济呈下滑态势,进入经济周期的衰退阶段。

由此可见,新经济周期的最主要特点并非需求不足,而是过度投资。投资的过快增长一方面导致企业规模扩张过快,企业价值虚增过快,股市出现虚假繁荣;另一方面,则导致投资成本增加,从而大大摊销了利润,使企业的赢利能力下降,业绩表现越来越差(+微信关注网络世界),投资人对企业的业绩越来越不满意。这两方面因素联合作用的结果是,当投资增长达到某一个极限点时,股市便会出现崩盘迹象,股价迅速滑落,个人与社会的财富被严重套牢甚至蒸发,投资出现紧缩。新经济的发展由此出现失衡。

在这种情况下,原本是为刺激需求和投资而采取的降息措施就显得不合时宜。美联储在宣布第七次降息时提到,尽管消费者需求“保持了持续增长态势”,但是赢余和资本开支则“继续疲软”。美国政府的各项报告也表明,美国的消费需求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呈继续增长之势。这正如我们多次指出的那样,因为新经济周期的发生机理与传统经济周期相比已然不同,所以在没有其他因素的作用尤其是没有新技术变革出现的情况下,传统的降息手段可能带来的影响就不会很大。

按照新古典增长模型理论,如果资本积累已经达到其饱和点时,就需要新的技术变革或创新将资本深化因而将劳动生产率提高到一个更高更新的水平,使人均产出、劳动边际产品和工资均出现新的增长。只有在这种情况下,降息的作用才会真正显现出来,刺激需求和投资的新的增长热潮,带来新一轮的经济扩张。

一般说来,政府所采取的货币政策的效果要在六个月到一年以后才能显现出来。考虑到美联储今年1月开始第一次降息,并且还有可能在今年10月、11月和12月再次降息,所以从现在开始到明年年底之前,如果有新的技术变革与创新出现,并且真正能够增加资本收益,提高资本收益率,为企业带来新的利润的话,美国经济就有可能出现转机。

所幸的是,新技术变革的熹微曙光已经出现。无线商务、纳米技术、生物制药……等等都在向我们展示着美好的未来,现在的关键是这些技术变革必须尽快地商业化,为企业创造实际的利润。

美国50位经济学家最近所作的预测显示:美国GDP的增长率今年将为1.8%,明年达3%,到2002年下半年将恢复到3.5%的平均水平。我们有理由对新经济持乐观态度,对全球经济明年可能出现的新的增长持乐观态度。

[责任编辑:程永来 cheng_yonglai@cn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