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界网 > 周报全文 > 正文

[周报全文]无线Java背负希望和疑问上路

2003年05月19日 00:00:00 | 作者:佚名 | 来源:$page.getBroMedia() | 查看本文手机版

摘要:无线Java背负希望和疑问上路

标签

    热身结束,五月正式商用——

    无线Java背负希望和疑问上路

    ■ 本报记者  白书欣

    目前,以移动运营商“主唱”、SP(服务提供商)应和的移动通信产业链,已将目光聚焦在无线Java业务之上。中国移动于4月28日结束了无线Java业务的试商用之后,有望在5月正式推出。当然,在移动运营商们努力将无线Java产业链初步构造完毕、即将推出业务的时刻,尚有一些悬疑等待在前方……

    MMS难堪重用  JAVA受命登场

    还记得一则流行的摩托罗拉手机广告吗?在办公区通过手机纵情卡拉OK的那位职员,手中所持的就是使用无线Java服务的Java手机。简言之,无线Java业务,就是由移动运营商推出的Java应用程序移动下载服务。移动运营商以其统一的Java服务平台提供Java内容的下载服务,用户可以通过装有Java终端平台的Java手机,实现手机中应用程序的按需选择下载以及运行,使移动游戏与商业应用拥有更强大的吸引力以及精彩的表现力。

    因此,比之MMS(多媒体短信),有业界专家提出,无线Java业务更像是移动运营商们为普通短信(SMS)钦定的“接班人”。

    MMS业务自推出伊始,始终处于“小火温吞”的状态,总也火爆不成。表现最好的彩信从开通至今,也仅有可怜的约60万条的日发送量,使MMS产业链内部普遍萌生不满和失望情绪。显然,以中国移动的“彩信”与中国联通的“彩E”为代表的MMS业务,已然难堪重用。在这一背景下,无线Java业务受命登场,成为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争先看好的又一张大牌。业内预计中国移动领先开辟的无线Java应用,将以游戏娱乐应用为主,其业务名称将定为“游戏百宝箱”,目前已经可以看到铺垫性的广告。

    实现无线Java业务,移动运营商首先需要搭建一个业务运营平台,一般而言,全国只需要搭建一个平台即可,业内往往将这一平台称为K-Java平台。

    中国移动将其平台建在了广州,也使得广东移动引领中国移动潮流的传统,再次得到了延续。在广州的K-Java平台仍处于试商用阶段时,移动游戏与商业应用就已经表现出强大的吸引力,尤其是在移动游戏方面。记者曾经切实体验过K-Java带来的游戏快感。在一部Nokia 7650手机上,任天堂最为经典的坦克大战得到了精彩再现,其画面效果与运行速度似乎并不亚于视频游戏机,而得到这个游戏,您在未来可能只需花费几元钱,下载一个几十KB大小的Java小程序即可实现。这种获取快乐的简便与快捷,着实令记者兴奋不已。而更令人兴奋的是,这个仅数千元成本的小程序,设想其下载量若是达到10万人以上,那么按照目前尚未最终“拍板”的分配比率(即SP可以得到十之其八),移动运营商也将轻松分得几十万元!

    站在技术的角度,K-Java即J2ME(Java2 Micro Edition),是专门用于嵌入式设备、完全开放的Java软件,也正是由于K-JAVA的开放性, 使得每一位Java程序的爱好者,可以自由编写出突显个性的K-Java程序,再经过一个商业化流程,这些Java程序员个体,无异于一个个无线Java产业链条中的小型SP,从而保证了高质量Java内容得以持续、大量地涌现。更为实际的意义就在于,在这个应用为王的时代,拥有无限精彩内容和应用的无线Java业务,无疑也将拥有无限美好的前景。

    既然无线Java业务是一块能够赚钱、而且能够持续赚钱的诱人蛋糕,那么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没有理由不争相拿起餐刀。

    商用形成竞赛  联通紧逼中移动

    正如彩信一般,围绕无线Java业务之间的竞争,中国移动再一次走到了前面。

    早在2001年12月,中国移动就指定广东移动(GMCC)出面,与摩托罗拉、Sun、西门子等几家公司共同着手制订相关规范;次年5月17日,广东移动开始平台测试,但出于中国移动总部Java业务要全国统一步骤、同时上马的整体考虑,平台测试随即被迫停止,直到2002年2月,商用Java平台最终定在广州,进而才重新回到开发轨道,目前可能已处于最后的全网间费用结算以及整体运营规则的协调阶段。未来,中国移动设在广州的这一平台,将同中国移动各省分公司相连接,作为各省区SP的内容提交和处理中心,负责最终的内容上载、筛选、发布等管理工作。

    中国移动为何会抛弃以北京为中心发力而全国齐动的思路,最终急于交给广东移动作为实施中心呢?

    首先,在联通“彩e”的步步紧逼下,中国移动似乎已感到正在失去彩信的首发优势。率先开通彩e业务的广东联通,今年1~2月间,用户增加了15000多户,目前总户数已接近2.8万。中国移动仍需要借Java之力,再次同联通拉开距离。此时,无线Java业务已成为中国移动眼中不多的选择之一。因此,选择拥有最多的业务运作经验的广东移动“上手”,的确合乎情理。

    眼看中国移动再次于无线Java业务方面取得了先机,联通焉能不急?但是异同于中国移动的是,此时摆在联通面前的选择却有两个:选择其最大的合作伙伴——CDMA 1X技术提供方高通公司旗下的BREW平台(同K-Java功能近乎一致的无线下载平台),抑或是选择开放性最佳的K-Java平台。

    种种新迹象显示,中国联通最终选择了双管齐下。中国联通总部有消息说,已在北京完成Java测试平台的搭建工作,同时,中国联通还在上海搭建了一个BREW测试平台。中国联通希望通过Java与BREW双管齐下,能够在无线数据业务上领先一城。尽管联通晚行一步,但据传也将于5月底完成其Java平台的建设招标,有望六月中、下旬实现商用。因此,出于形势所迫,中国移动急需在5月份先行推出Java业务,这应当算是第二个原因。

    三种力量现身  扮演援手角色

    在以运营商为核心环节的无线Java产业链条上,还有三大环节在快速传递着运营商的意志,将整条产业链舞动开来,它们就是Java手机终端、SP以及Java运营平台提供商。

    回溯中国移动无线Java业务的试商用期间,业界一度有观点认为彩信难施抱负的因素之一在于彩信手机偏低的普及率,并且这一约束将继续对无线Java业务的推广施加负面影响,但记者了解到,Java手机与彩信手机相比结构上相差无几(+微信关注网络世界),并且还无需摄像头组件。反观目前市场上去掉摄像头的彩屏手机价格,正在大幅走低之中,因此,有理由相信Java手机终端将拥有迅速普及的能力。来自摩托罗拉的一项市场调查显示,到2007年,世界范围内的Java手机用户将达到4.5亿,Java手机的销售数量也将占到整个手机销售数量的74%。至今,国际主流手机厂商如摩托罗拉、诺基亚等发布的支持Java功能的手机品种已超过80款,由此也可以看出手机终端提供商对于无线Java业务的垂青。不过,对于中国联通不利的是,据了解目前可以搭配中国联通无线Java业务的手机终端,还仅有摩托罗拉提供的寥寥数款而已。

    除去手机终端的影响因素,不得不考虑的就是SP对于无线Java应用和内容的提供能力。简单说,就是能否提供出满足用户兴趣的、丰富实用的Java小程序。尽管在文章伊始,已经介绍了活跃的个人SP将会带来无线Java内容方面的繁荣,但是如何将这些停留于个人手中的Java资源上传,并运作成业务内容,这不能没有一个考虑细密的运作流程。

    以中国移动将领先开辟的“游戏百宝箱”业务为例,大小SP们在制作出无线Java游戏小程序后,将其集体转至一些运营商的指定大型SP手中,如新浪、TOM、网易等;随后,由这些大型SP进行一定的安全性和可玩性性能测试,将程序再上传至一个中国移动指定的认证中心,经过这一中心的最终确认后,这些程序才被允许放在中国移动的无线Java下载平台之上,供广大用户付费下载。

    论及SP对于无线Java业务的态度,以中国移动为例,新浪、网易、搜狐、TOM等传统SP,无疑都是积极的推动者角色,而协办移动梦网的空中网、Tops、NewPalm则是坚实的第二梯队。

    无线Java业务的支持平台是另一支重要力量。同始终由美国高通公司所垄断的BREW平台不同,K-Java的平台提供市场充斥着更多的竞争和优胜劣汰。亚信、东软、卓望、NEC、爱立信、华为,当然还有摩托罗拉,这些公司都是无线Java业务平台提供市场的竞争者。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来自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仅有的两个单子,都落在了摩托罗拉手中。

    具有戏剧性的是,摩托罗拉的这一成功又大半来自于去年的一次收购行动。2002年9月16日,摩托罗拉在美国宣布收购总部位于西雅图的4th pass公司。4th pass公司是业界广为人知的J2ME软件头号供应商。以4th pass的平台系统为核心,摩托罗拉还同中国一些本土的通信软件企业结成合作伙伴,共同对平台进行了深入的本土化改造,这一做法受到了中国两大移动运营商的肯定。

    仍存两大隐忧  上路岂能安心?

    目前,我们似乎可以感受到,无线Java业务正散发着馥郁的利润气息,只需俯首即得。但殊不知,还有两个考验横阻在产业链的面前,它们能否被顺利地解决将影响到这一业务最终的成败。

    手机病毒:无孔不入的安全问题同样也威胁着Java手机的安全。随着配备Java功能的手机开始登场,手机开始接触更多的内容下载流程,这将促使病毒传播的速度与危害程度形成新的高潮。

    更令人堪忧的还在于,作为Java内容上传者的SP们,对自身具备的Java程序安全性的检验能力过于乐观。记者了解到,大多数正在备战无线Java业务的SP们,并没有建立起一套有清晰规定、行之有效的Java程序监测机制,甚至在思想上也存在麻痹现象。在如今木马、后门等程序漏洞猖獗的时代,谁能保证这些Java程序的安全性呢?恐怕这不是一个主观上可以轻松视之的问题。

    Java可移植性受到挑战:据部分业内的游戏开发人员表示,Java的精髓就在于“一次编写,处处运行”。诚然,这一点在PC之上已经得到了较好地实现,但随着支持无线Java业务的手机越来越多,Java语言面对这些尚缺标准化规范的硬件平台,其自由移植的特性开始面临挑战。比如在摩托罗拉手机上可以运行的同一个Java程序,在诺基亚手机上将形同废物。

    各大手机厂商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并开始互相公开各自的产品发展计划,它们还将Sun拉进这一阵营,希望能共同公布J2ME未来的发展计划。 

[责任编辑:程永来 cheng_yonglai@cn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