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界网 > 周报全文 > 正文

[周报全文]冬日健身

2003年12月29日 00:00:00 | 作者:佚名 | 来源:$page.getBroMedia() | 查看本文手机版

摘要:冬日健身

标签
    冬日健身

    ——证券业信息化热点扫描

    ■ 本报记者  谌力


    从股市指数的变化来看,2003年对中国证券业又是失落的一年。春季市场的短暂复苏似乎被“非典”的阴影吞食殆尽,市场的交易依然清淡,据中国证监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03年1月至11月的股票成交额约为27857亿元人民币,成交额不到2000年同期的一半。有人戏称,股市每年只红火2个月左右的时间让大家不要死掉,以致能坚持到第二年等待转机。从2001年8月开始,股市一路向下至今未见明显的好转,这确实让人感觉有些悲观。

    在整个行业市场呈疲态的环境下,证券信息化也受到了影响。我们听到了许多抱怨和感叹,“今年的建设项目取消了,现在生存是第一位的,其他的事都顾不上了”。“营业部都在减场地、减成本,哪儿还有钱做IT?”在证券行业亏损的情况下,IT厂商们也有风险,有些厂商反映现在连技术人员到场服务的出差费用券商都不能支付。

    一些业内人士曾经调查过,大型券商平均每年在IT建设上的投资额度达1亿元人民币以上,会有100多个应用系统需要维护,而中型券商的投入则有3000万人民币的规模,有20、30个应用系统需要建设和维护。但由于今年很多券商停止了IT项目的建设,实际的投入要远远低于这个通常的标准。

    在如此低迷的市场背景下,证券信息化是否真的就无事可做了呢?对于券商而言,对于行业而言,现阶段像是一个冬天,冬天动物会冬眠,然而人可以做些事情,最好是强身健体的活动。时逢中国证券信息技术与标准化论坛于2003年12月9日至11日在北京召开,记者借机采访了几位业内人士,请他们谈谈“冬日健身”的体会。


    标准化

    杨书琴是证监会信息中心的副主任,最近她又多了一个称谓: 全国金融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证券分会的秘书长。从2002年证券业技术标准化工作组成立以来,杨书琴所在的信息中心一直在努力推动标准化工作。作为主要的组织者,杨书琴感到任务很难,因为牵扯的单位太多,不去说上百家的证券公司、期货公司以及新成立的多家基金公司,光是交易所就有5家,还要与多家银行统一数据交换的接口。杨书琴认为,标准化的事情就是费劲也值得:“我们的目的是搭建一个平台,让所有的机构都能参与到标准的制定中来,公平、公正、公开地把标准做出来,推广开来。”

    对于标准化这样一个基础性的工作,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是平时做还真没时间做,赶上这样一个时机,市场不景气让大家有时间坐到一起,探讨一下过去的得失,真正地解决好行业标准化的问题”,杨书琴谈到,“我们推行标准化有两个主要目的,一是为建立统一互联的证券期货市场打基础。高起点起步,看齐国际标准,现在制定的8个标准中,凡是有国际标准可参照的,均采标国际标准;二是用标准来适应变化,对新兴和转轨中的国内证券市场来说,变数很多,变化也很快,建立标准才能以不变应万变。”

    据了解,标准化委员会下面有5个工作组,分别是证券交易数据交换协议工作组、证券及跨银行业务数据交换协议ISO15022工作组、证券编码识别标准ISO6166工作组、期货研究工作组和协调工作组,这5个组的设置除协调工作组外,都对照了国际标准的相应组织。目前,标准化委员会已经讨论并制定了8个标准,分别是《证券经营机构信息技术管理规范》、《证券交易业务数据交换协议》、《开放式基金数据交换协议》、《期货交易业务数据交换协议》、《证券登记结算业务数据交换协议》、《银证业务数据交换协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电子化标准》、《上市公司行业数据分类标准》,其中《开放式基金数据交换协议》、《期货交易数据交换协议》《银证业务数据交换协议》已经完成了送审稿。

    正在制定中的8个标准既是证券行业的标准,也是“十五”金融科技攻关的成果,杨书琴谈到:“制定标准时,我们依据市场的需求和行业共识来做,参照国际标准,也对国际标准提出一些反馈,比如做证券交易业务数据交换协议时,我们就提建议给FIX国际组织,告诉他们一些我国证券市场的情况,完善FIX中一些规定。”

    2004年将是标准全面启动和推广的一年,证券编码识别标准的制定也是2004委员会工作的重点之一,目的就是要对应ISO6166标准,做一个行业的统一证券编码,对所有的股票、基金、衍生工具和挂牌交易的金融产品做一个标识,这种标识既是全国唯一的,也是国际唯一的编码。


    记者观察:技术标准是一个听起来让人觉得有些枯燥的东西,但其作用却非常巨大。有人曾把标准比喻为人类交流的语言,那么统一标准就如同大家用同一种语言去交流,交流的效率自然会大为提高,交流的环境对大家也是透明和公平的,行业管理机构也可以加强风险的控制。去年,本报曾经连载过8期证券业标准化的报道,是以介绍国际流行FIX协议为主要内容,并请杨书琴女士为其中的开篇撰文。时隔一年多,当时一些处于讨论中的标准已经初具规模,即将迎来行业的推广和普及,让人备感欣慰。标准的市场化是其推行的基础,标准的国际化是走向开放、应对WTO挑战的基础,证券业技术标准的推动让我们感觉到“冬日健身”的热力。


    集中交易

    马光悌目前是中信证券的总工程师,和去年在“老东家”华夏证券时一样,集中交易仍然是要做的头等大事。

    面对依然暗淡的市场,马光悌丝毫没有回避:“这段日子确实是一个低迷期,低迷得有点让人悲伤,”他的话锋随即一转,“但IT人不能跟着一起悲伤,应该做些事,这种市场状况也给IT带来了机会,如果有一天市场火起来了,会后悔现在没有做事。”

    其实,让许多券商和行业内的IT供应商记忆犹新的是2001年2月,B股的出笼。在那个节骨眼上,一些券商B股开户的单子都是用箱子从营业部搬到总公司。一个个装满开户单的箱子让IT人员抓破头皮。因为大多数券商还没有做好准备,只能临时加班开发B股的交易系统来抢时间、抢市场,动作稍微慢一点的券商就没有吃B股这块饼,而事先有准备的券商最从容,获利也最丰。

    证券市场就有这样的特点,行情来的时候谁都不敢停下来,只能跟业务走。“冬歇期”的出现正是调整管理架构、经纪业务架构、信息系统架构,以及调整人员岗位的最好时机。

    马光悌认为现在机不可失,“我想趁着这个时候做好两件事,一是做出一套集中交易系统,还有就是做一下资源的整合。”

    “做出集中交易的系统来,这是一个躲不开的事,迟早要做,现在正好有时间,即使没有钱马上投入,也应该做出一套方案,有肚量的话老板真该搞点钱出来,做集中交易,如果以后要混业了,必须要依靠集中的系统才行。”

    集中交易系统一旦大规模上线,后面紧接着有两件事要做,一是中央数据库要建,以后可以开展数据仓库的应用,还能由此发展成知识库、专家系统;另外就是要做灾备。马光悌认为,灾备中心的建设可以考虑行业内共建,或者几家券商的联合建设,不必每家都自建一个。一面开发着集中交易系统,一方面开始梳理硬件设备、软件系统和IT人力资源,马光悌开始考虑集中之后的问题,这将是日后与外资金融机构竞争的实力储备。


    记者观察:从2002年年初开始的证券业集中交易的大讨论至今,真正实现集中交易的券商极少,甚至很多券商也不再提及。其中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缺乏资金投入,但也有一部分券商并没有完全停下来,而是默默地进行方案的论证和技术的准备。如同B股的出笼,如果非要等到市场好转才开始动手,肯定会被早有准备的同行拉下一大段距离。相信明年会有更多看清楚的券商加快集中交易的步伐。


    整合

    廖亚滨2003年3月从国信证券来到大鹏网络担任总经理,刚接手时面临的具体项目就是集中交易,目前大鹏已经完成了13个营业部集中交易系统的上线,“我们希望在明年上半年把大鹏证券的30个营业部都换成集中交易的系统,除了集中交易之外,系统的整合也是明年的主流。”

    在证券行业里浸淫多年,廖亚滨非常清楚证券IT建设的历史遗留问题,“以前做项目,一个营业部的系统要是拖延一天就要损失几十万的收入。经历过几次市场的高速成长和IT建设高潮,留下了一些缺乏规划和不能共享的系统,这是证券IT发展的必经阶段,今后也必然要经过一个整合的过程。”如何对系统进行集成和整合?廖亚滨认为可以从一些底层的工作着手:“例如将后台的应用统一到J2EE的路线上来,还有就是要统一客户端的应用(+微信关注网络世界),用XML(扩展标记语言)来制定数据结构和接口标准也很重要。”

    对整合有着同样感觉的除了证券公司,也有IT供应商,新锐互动公司就是其中的一家。新锐互动的CEO王卫东谈到:“证券市场是个急速变化的市场,等你发现市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必须事先有所准备。”

    王卫东他们为券商所做的准备就是推出了可用于企业资源集成的软件平台,该软件平台PortalAge SES将企业部门间的流程整合、企业信息门户、知识管理等功能集成在一个套件产品之内。新锐互动在推出PortalAge SES平台套件之前曾经帮助申银万国做过资讯整合系统,与大鹏网络一起开发了信息门户的应用,通过对大鹏证券后台信息资源的采集、处理加工,再分发到各种不同的服务渠道中去,可以实现对信息的定制化管理,这种应用系统已经具备了整合的想法。王卫东提到:“证券业有系统整合的需要,我们此次推出平台套件将继续在企业应用整合的领域中深入。”


    记者观察:不管是产品也好,应用也好,证券业的信息化确实应该有一个阶段性的反思,在步履维艰的时候做一些集成和整合的工作适逢其时。有些人会认为:证券业的包袱较小,历史遗留的问题也不多,集成的问题是不是不那么着急?其实,整合不仅是对旧有系统的包容,也是对IT系统整体性的重新构架和组织,建立一个基础性的软件平台、数据平台,对于以后可能产生的新业务、新系统都能起到支撑的作用。


    转型

    彭湘林从担任闽发证券公司电脑中心副总经理以来,先后负责了软件开发管理、系统运营保障、广域网建设、信息安全等工作,经历了多个项目的起起落落,彭湘林体会到:“证券公司以往的系统都着眼于通过交易赚取佣金,没有为客户着想,因而大多数的资源配置都力求提高自动化水平,而每一环节上没有注意去维系与客户关系、提高客户的价值。”

    根据这一认识,彭湘林在闽发证券主持了CRM系统的应用,通过CRM系统让公司全面了解自己的客户,而不仅仅是他的交易情况。系统对客户的服务、与客户的各种交流都记录下来,并且让不同的业务人员能查询到一致的客户信息。对客户按价值贡献度和各种特征进行有效细分,有针对性地开展营销和服务。同时,系统利用多种渠道,加强与客户的联系和服务。

    为业务分析和管理决策提供数据支持是CRM系统的更高层应用。为此,闽发已经建立了数据采集的机制,营业部每天都会向总部的CRM系统上传数据,总部的CRM系统会根据数据进行分析和处理。 彭湘林认为,及早建立“以客户为中心”的价值体系和业务流程,从以交易为中心转型到以客户为中心,将为券商快速应对未来的挑战奠定良好的基础。

    从华泰证券到飞虎证券,朱永强在公司中的角色有了较大的改变,除了技术把关,客户服务也是他的职责范围,“我刚来飞虎时关注的重点网上交易的技术平台,让这个平台更稳定和有效率,现在主要抓的是客户服务,客户服务是我们生存的基本线。”担任了飞虎的副总裁,朱永强比以往更关注业务对技术的影响,“现在应该是各个券商转型的时期,从业务转型的角度看待IT建设会比较准确。”

    据朱永强介绍,飞虎证券相比传统的券商优势在于网点的成本小,转型的速度会快些。飞虎现在的经营模式是重视前台的销售和服务,同时加强后台的技术支持,尽量减少网点的成本,网点不设营业大厅,除了几名咨询服务人员外,大量的服务都通过网上实现。

    对于营业部规模的减小,马光悌有同样的看法:“券商做集中交易、网络交易,营业部会越来越小,现在一些营业部只有二、三十平米的散户厅和几个精装修的大户室,中户室就没了,我们尽可能在缩小办公面积,缩小机房。以后的营业部可能会像旅行社的网点一样,面积不大,主要靠网络连接到总部,现场主要是提供咨询和指导,真正炒股都建议回家通过网上交易来实现。”

    由于身处中信集团这样一个综合类金融集团,马光悌理解的业务转型离不开混业的概念。混业其实是个公开的秘密,很多公司都在做一些跨金融的业务,虽然名目还不太清晰,但金融混业经营的名正言顺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像光大、中信这样的金融集团无疑是混业经营走的较快的几个公司。马光悌谈到:“中信集团涉及了信托、证券、银行、运输等多个业务块,我们现在不但要做证券的交易系统,还要配合集团做金融交易的平台,做一个包括数据、通信、业务和管理的全方位平台,这种金融综合平台更需要依赖网络,做系统时就要考虑各个不同系统的对接。” 现在,马光悌他们想的不只是眼前的问题,因为2年以后国内的券商很可能要进入国外的金融市场 ,那时候要求中信的交易系统要与国外交易所的系统连上,这种对外合作一旦谈好,将没有太多时间去做系统的准备,所以马光悌已经着手在集中交易的软件系统中容纳与国外系统的对接。


    记者观察:转型对券商的影响可谓牵一发动全身,转型的背后也缺少不了IT的支持。在2003年中国证券信息技术与标准化论坛上,通过与上面几位业内人士的交流与沟通,我们体会到行业标准的国际化和市场化进程,同时了解到集中交易、系统整合、业务转型的纵横交错,这是证券业“冬日健身”最具代表性的项目,也让我们能对未来市场复苏时,券商的重振旗鼓多一份信心。

    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有着波浪式的特征,股市每隔一两年会面临一个低谷,然后再次上升。证券市场上有一个形象的词语叫“井喷”,形容市场人气激增,股市指数爆涨。国内证券市场好时机的来临也有些“井喷”的特点,总是比较突然而迅猛。证券这种资本游戏的高风险和高回报的本性让市场振荡的幅度加剧,但如果没有在低谷时期做好准备,就不可能在市场转暖时再上高峰。股市的状况让我们想起了那句老话,“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这里可以加上一句“没有准备的人不可能爆发”。 

[责任编辑:程永来 cheng_yonglai@cn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