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界网 > 周报全文 > 正文

[周报全文]大转折——解读2004年IT产业之变数

2004年02月16日 00:00:00 | 作者:佚名 | 来源:$page.getBroMedia() | 查看本文手机版

摘要:大转折——解读2004年IT产业之变数

标签
    大转折

    ——解读2004年IT产业之变数

    ■ 本报记者 张群英


    这是一个困难的时代。

    昨天还是巨人的企业接二连三地轰然倒塌,昨天还风光无限的CEO接二连三地折戟铩羽,昨天还意气奋发的年轻富翁开始学会沉默……

    谨慎地守业,是多数企业的选择。

    然而,这也是一个酝酿和隐藏许多转折的时代。诸如我们要讲述的故事一般:

    有实力的分销商可以将自己改造成Unix服务器制造商,在国内企业一直无法分羹的Unix服务器领域试试水,说不准就是明天的一个巨人;

    资金环境的好转,将可能使本土的网络设备厂商迅速长大、变强,甚至超越那些老牌劲旅;

    WLAN国家标准的实施,在国内无线局域网市场的前景中,为我们注入了更多的主动权。

    1998年,华为总裁任正非到印度考察,在《印度随笔》一文中,他深深地感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必须把建设自己祖国的信心建立在信任自己的基础上。今天,当我们自己的标准遭遇一些人造纷争的时候,再回味这句话,更感觉字字珠玑。

    让他们淹没在自己的口水中,我们自己做应该做的事情吧。

    这些表象,也许正是IT产业即将出现大转折的诱因或先兆。


    新“攒机”时代

    某几个资本力量雄厚、操盘经验丰富、技术队伍强大的分销商,将在近期爆出2004年IT领域的最大新闻:“攒”Unix服务器。这意味着什么?


    也许是因为联想遇到了创业以来最艰难的岁月,这阵子关于柳传志为联想设计的“贸、工、技”道路是否正确的讨论,重又成为业界的谈资。

    本故事的主角与联想完全无关,却可能走上一条与后者颇为相似的“销而优则工”的道路——年关将至的时候,某Unix厂商与若干个大分销商坐到了一起。该算的账算完了,有满意的,有沮丧的,有满不在乎的,接下来的消息,却令所有的人惊讶不已——这家厂商宣布“要开创一种全新的制造及销售模式”,具体方式就是向分销商供给Unix服务器的零配件,由分销自己来“攒机”,而“攒”出来的服务器,仍然要打上该厂商的Logo,由该分销自己进行专有销售,不得再向市场上的其他分销供货。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思路,“攒机”这种方式从PC覆盖到了PC服务器,现在又要在一向“高而贵”的Unix领域试水,无法不令人震惊。生意人的本能,使在座的分销商立刻用利益获取的概率来思考这句话。

    “对这个游戏方式感兴趣的,请举手。”

    结果,三家分销商举了手。他们共同的特点包括:资本力量雄厚、操盘经验丰富、技术队伍强大。

    这件事情的最新消息,是感兴趣的几方正在紧锣密鼓地商谈具体的合作事宜,并有可能在近期去美国考察。而具体细节,各方均三缄其口,仅表示“目前只是一个意向,具体细节尚待商讨”。

    记者了解到,在美国市场,该厂商已经进行了同样的创新,其低端Unix产品大多通过分销商“攒机”的方式来供货,效果颇为理想:对于用户来说,由于分销的主动性大大增强,所以一方面可以真正做到“定制”产品,另一方面拿货时间也会缩短;对于分销商本身来说,可以降低库存,从而降低资金风险,同时缩短对市场需求的响应时间;对于厂商而言,一方面可以增强市场反应灵活度,另一方面可以使分销伙伴降低资金运作成本和风险系数。正是这种整体利益的正向表现,使这一模式正逐渐成为该厂商低端Unix服务器的制造和销售的主流方式。

    这件事情,我们姑且命名为“新‘攒机’时代的开始”,可以看作是中国Unix市场走向成熟的标志,同时也可以理解为中国分销渠道走向“技术立身”的开始。

    中国是Unix服务器的温床。

    对于该游戏圈里的角逐者来说,中国市场的出货量已经不再仅仅代表“增长”或者“未来市场”,相反,这个市场已经成长为他们生意的最重要部分。这种“量”的变化,在积累到一个曲线拐点的时候,就引起了“质”的飞跃—市场逐渐由高度发展期向成熟期过渡,其表象之一,就是用户的需求量已经达到了一个可以去“运作”不同模式的程度。

    古人追求的是学而优则仕,港台的明星们制造商业神化的惯用招数是演而优则唱或者唱而优则演,那么对于眼下的分销商来说,“销而优则工”既是期盼已久的机会,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挑战来自两方面——制造流程的管理能力、技术支持队伍的综合实力。但是,如果能够经受挑战的话,分销商将有可能跳离“搬箱子”的简易体力支出状态,真正走向“增值服务”阶段,从而提升自己在整个生态链中的价值以及竞争的主动权。

    从另一个角度,我们看到的是国内分销商在技术层面的投入和积累,正在显示物流和资本运作所不能达到的效果。

    “这可能意味着厂商要重新定义分销的概念”,在Unix分销渠道做了多年的林先生说。

    如果“攒机”实验取得成功,那么Unix服务器的分销渠道,也许将很快进入一个“推倒牌局重新来定游戏规则”的洗牌阶段。


    资本暖流

    资金环境的好转,将使本土的网络设备厂商具备更凶猛的体质,缩短从“牛犊”变“狮子”的蜕变周期。


    “我手中有一根魔杖,所以我具有超人的能量,这个魔杖就是资本”,金融大鳄索罗斯曾经如此赤裸裸地表述对资本的热爱。现在,这个令人爱恨交织的词,在经历了.com泡沫时代的疯狂后,正在成为中国网络设备生产领域的一股暖流。

    这个冬天,有三件事情令人关注。

    在网络设备市场占有率的饼图中,可能看不到烽火网络的名字,它基本上被划归到“其他”的范畴中。但是,这并没有阻挡该企业对于核心技术的执著和投入。当我们听到这个纯粹的本土网络公司成为城域网国际标准的制定者时,崇敬之情油然而生。时隔不久,又传来一条消息,同属武汉烽火科技集团的兄弟公司——烽火通信收购了烽火网络。

    而收购总会引发疑问和争论。

    按照市场标准去衡量,烽火网络尚属中小型网络设备生产商。要走自有技术立市的道路,其间的投入可想而知,而投入所带来的资金压力也是显而易见。烽火通信是一家上市公司,在武汉光谷概念以及烽火科技集团的优势概念平台下,股市的表现尚属良好,应该说资金方面的压力相对要小得多。

    通过这种方式,来为技术实力强大而目前经营状况又一般的烽火网络提供资金支持,无疑是上上之策——一方面,随着网络和通信融合的趋势愈来愈明显,烽火网络与烽火通信在产品及技术上的互补性,可以使企业具有更强的竞争力,另一方面烽火网络的股权结构亦不会像引入风险投资那样遭到稀释。

    在电话采访中,烽火科技相关人员表示,目前具体的收购事宜正在积极商讨中,而资本运作方面的信息,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明晰并向外界透露。

    烽火网络是一个有理想的企业,相信烽火通信所带来的资本环境,将使它在很大程度上避免陷入研发费用捉襟见肘以及快速产业化的困境,朝着理想的方向快速跨进。当然,这种效果是否能在2004年显现,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李东生成功地将TCL集团运作上市了。

    这使他有可能跨入正流行得一塌糊涂的富豪排行榜。然而,李东生和TCL集团,都不是我们关注的主角,透过这两者,我们看到的是另一个关注对象——TCL网络。虽然不属一线网络设备厂商的行列,但在关注低端网络设备市场的时候,TCL网络仍然是一个会被时常提及的名字。

    如果李东生真的有意将TCL网络做大,这种资本环境的改变,无疑会是个好机会。其实这样的动作早在去年6月19日已经开始。当时TCL网络以1323万元人民币总价出售给TCL通讯及其全资控股香港子公司TCL通讯设备(国际)有限公司。

    另一个不能不提的名字,是港湾网络。作为本土网络厂商中最耀眼的新生代,港湾在一贯的低调中不断购买技术特色明显的小企业来迅速补充自己的产品线以及研发实力。对于资金的迫切需求,从港湾引入2000万美元长期贷款一事中,可见一斑。

    关于港湾准备上市的传言,时有耳闻。作为技术特色非常明显的网络新秀,无论是购买其他企业还是自主研发,港湾都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也需要一个健康、长期的融资环境。上市这条路,也是个好选择。

    在实达网络经过几次波折,终于更名为星网锐捷后,董事长黄奕豪提出的一个明确目标,就是要成为一个上市企业。虽然说,资本环境的改善并不是上市的惟一目的,但是对于研发投入压力非常大的星网锐捷来说,这不啻是一个最好的解决途径。

    有些事情还没有发生,我们能做的只能是等待。

    看上去只是很零散的几件事,串在一起,却可以读出这样的信息:

    与几年前创业的同行相比,本土网络设备企业的资本环境正变得越来越宽松和温暖。只要有实力、有特点,“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悲剧大可以避免。上述几个企业,只是众多在网络领域努力的本土厂商群体中的一些个体。然而,他们的共性,也是他们所代表的整个群体的共性。与第一代网络领域的创业者们相比(+微信关注网络世界),今天他们所处的环境要好得多。尤其是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强,正有越来越多的资金以不同的方式涌向他们。

    可以这样说,资金环境的好转,将使本土的网络设备生产厂商具备更凶猛的体质,缩短从“牛犊”变“狮子”的蜕变周期,甚至迅速跨上与老牌劲旅同等较量的台阶。

    今天,端倪已露。


    争

    WLAN国家标准遭遇的噪音和阻挠表明,要想在与国外厂商的搏奕中取得强势地位,我们还要不断增加大声说话的权利资本。


    谁也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2月6日的一个发布会上,德州仪器亚太区总裁程天纵向众多的媒体记者表示: “新的中国无线局域网产品标准虽然受到Wi-Fi联盟的反对,但从技术角度看该标准无可挑剔,国外厂商至今也没挑出毛病。德州仪器希望和中国企业共同发展,为此已与中国企业合作,在6月该标准正式实施前推出相关芯片产品。” 

    然而,仅仅过了半天,德仪的公关人员却对媒体说:你们搞错了,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还说“德仪本身对‘中国标准’没有任何立场。”

    很明显,这背后一定大有文章。

    因为德州仪器的这番表态,正碰在“风口浪尖”上—某个芯片厂商扬言“不玩中国的游戏”,Wi-Fi联盟主席发出“将考虑对中国禁售Wi-Fi芯片”的厥词。由此,关于WLAN国家标准的纷争演译得如火如荼,某网络媒体甚至用“WLAN标准白刃战提前打响”这种火药味十足的标题来形容目前的态势。

    到底在争什么?为什么人家不愿意看到我们有自己的标准?

    有人这样描述WLAN国家标准的意义:新技术里面出财权。2002年的中国WLAN市场只有约1700万美元的规模,而同一年全球的WLAN市场却高达20亿美元。按常理,中国市场似乎小得不值得Wi-Fi联盟如此负隅顽抗。但是,只要看看几年后的数字,就明白他们恼火的原因了——据预测,2007年中国WLAN市场规模可达到5亿美元。

    在电话采访WLAN国家标准制定方——中国宽带无线标准工作组新闻发言人刘朝阳时,他表示,WAP存在严重的安全缺陷,这是受到业内人士肯定的,这种情况下,我们来做一个安全性更高的标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之所以遭遇目前这么的阻力,是我们的国家标准对某些习惯了以高姿态对别人、习惯了收取高额互操作认证费用的人/组织的利益,有一定的冲击。

    “从德州仪器的态度变化中,明眼人都能看出背后的一些事情来”,刘朝阳说。

    不同于前一段时间厂商的集体沉默,刘朝阳透露目前已经有一些厂商开始就WLAN国家标准的具体细节在进行接触,“我相信大家都会从自己的切身利益来考虑这件事情。”

    不管有多少噪音,其实并没有什么悬念。

    WLAN国家标准已经以立法的形式来公布,那就不会有“通融”的可能。所以,一切希望通过要挟或者沉默来达到改变目的的幻想,也仅是幻想而已。我们关注的重点是,这场引发于2003年的纷争,将对2004年的无线市场带来多大的影响?这是否会成为中国WLAN市场发展的一个转折点?

    思科(中国)产品经理陶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包括技术层面和非技术层面,WLAN国家标准的实施都将是一个“艰苦而漫长的过程”。他说,不论技术层面的实现,抑或是非技术层面诸如合作方面的事情,都需各方面的合作、协商,其中会牵扯很多细节问题,“有些概念想得很好,但实施起来,哪怕是一些微小的细节搞不好,整体的实施就会受到影响。”

    遗憾的是,我们没有能够联络到更多相关公司进行采访。不过,陶欣的顾虑,可能正是大多数厂商担心的问题。所以,在加强国家标准宣传的同时,相关部门以及相关厂商,应该就实施的细节问题,尽快拿出一些可操作的思路和方案,供厂商参考。

    回到上一个问题。国家标准的实施,是否能够成为中国WLAN市场的一个转折点,目前看来,拿出一个定论来似乎不易。最起码,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国内厂商就这一标准的具体实现给出积极表态以及产品上的积极投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所有的人都在静待6月30日的到来。

    看上去与WLAN国标没有关系的一件事情是,当地时间2月4日,媒体获知Wi-Fi联盟的一项新宣布,即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安全性能更高的第二代无线安全解决方案标准WAP2,而产品的WAP2认证工作将在5月份以后开始进行。

    真正着急的人,跳出来了。 


[责任编辑:程永来 cheng_yonglai@cn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