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界网 > 周报全文 > 正文

[周报全文]地址的威胁:IPv6资源争夺战前传

2004年08月09日 00:00:00 | 作者:佚名 | 来源:$page.getBroMedia() | 查看本文手机版

摘要:地址的威胁:IPv6资源争夺战前传

标签

    地址的威胁:

    IPv6 资源争夺战前传

    2003年底到2004年中,全球IPv6地址申请不断升温,其显著特征是所申请的地址规模不断扩大。IPv6地址资源的争夺,背后的原因以及所产生的影响都是深刻的。它既是以IPv6为基础的下一代互联网全球部署进程推进的必然结果,同时也深刻体现了各个区域与国家在新一轮竞赛中的资源争夺态势和长期发展谋略。

    2003年9月,沃达丰(荷兰)申请到了“/31”,随后11月份,瑞士Sunrise申请到了“/27”。今年5月,这一纪录再次被刷新,欧洲运营商TeliaSonera申请到了迄今为止被分配的最大的IPv6地址块——“/20”。另据美国国防部的负责人士宣称,美国国防部正在申请“/16”的IPv6地址块!占据全球IPv4地址资源70%的美国又活跃在新一轮地址资源争夺中,其背后的原因以及所产生的影响都是深刻的。

    历史闪回

    IPv4协议制定于1981年,1983年开始部署。最初由IANA(Internet Assigned Numbers Authority)负责管理与分配全球的IPv4地址资源。后来IANA不再直接对用户发放IPv4地址,而是根据需求向互联网资源分配区域性权威机构RIR分配地址,RIR再向地方注册机构(LIR,local Internet registry) 、国家互联网注册机构(NIR,national Internet registry)以及ISP分配地址。而最终用户可以从ISP处获得IP地址。

    2004年1月10日,各RIR联合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见图1):到2003年底,IANA以及各RIR剩余未分配的IPv4地址数是108个A类地址。在已经分配的148个A类地址中,通过各RIR分配的有22个,通过IANA直接分配的为94个(其中大部分分配给了美国公司,占全部已分配地址的70%),其余32个用于实验和多播用途。到2003年底,中国分配到的IPv4地址数是4100万个,相当于不到3个A类地址,占全部已分配地址的近2%。

    IPv4 A类地址空间状况

    IPv4时代的危机

    从IPv4地址的分布情况看,IPv4地址资源在全球的分布极不平衡:美国3亿人口,1.65亿互联网用户,占据了全球已分配地址的70%(75个A类地址,比如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就拥有一个A类地址)。而中国13亿人口,8000万互联网用户只有4100万IPv4地址,相当于不到3个A类地址。而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能够指望IPv4改变目前资源分布不平衡的现状吗?

    随着我国宽带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我国互联网用户将继续保持迅猛增长。根据信息产业部的预测,到2007年底,我国互联网用户将达到3亿,而且,除了互联网用户的迅猛增长将产生对IP地址的大量需求外,随着以新一代网络为基础的信息化进程的全面推进,各种各样联网的智能终端乃至移动智能终端,比如信息家电、手机、PDA、网络汽车、传感器、RFID等,亦将对IP地址资源产生巨大的需求。关键的问题是:目前剩余的IPv4地址能够满足以上所说的互联网发展对IP地址的巨大需求吗?

    全球IPv6论坛于2004年3月份公布了其所做的并经过ARIN确认的IPv4地址需求预测,预测结果是: 仅前15个地址需求最多的国家就需要额外的298个A类地址,超过目前IANA剩余IPv4地址库的3倍!其中,仅仅中国就需要额外的105个A类地址!

    综合以上数据分析,结论已经非常明了:目前剩余的IPv4地址远远不能够满足全球甚至我国未来5年内的互联网发展对地址的需求。IPv6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明天的IPv6争夺战

    中国在以IPv4为基础的传统互联网领域落后于别国,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对中国而言,在下一代网络,在未来信息技术领域中争取主动权,就成为更加迫切和具有战略意义的目标。

    正如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院士所言:“在IPv6这样的新技术上,中国与其他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IPv6提供了一个改变旧规则、重新划定起跑线的机会。但是,我们同时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在这条新的跑道上,我们同样面临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IPv6协议制定于1995年,1999年开始部署。截止到2004年6月,通过各RIR,全球已分配606个IPv6地址块(见图2)。其中,中国11块,占全部已分配IPv6地址块数量的1.8%,但是到目前为止,我国分配到的IPv6地址块均为缺省的“/32”,而没有更大的IPv6地址块。

    各RIR IPv6地址分配情况

    事实上,从1999年各RIR开始分配IPv6地址,经过5年的网络部署与资源分配进程,新一轮的地址资源争夺态势已经初露端倪。在新一轮的地址资源争夺中,美国目前仍然占上风。根据各RIR今年年初发布的联合统计数据(见图3):到2003年底,全球已分配的IPv6地址块数为499块,其中美国分配到的IPv6地址块数居全球第一位,共73块,占全球总数的15%,美国、日本、德国、荷兰、英国5个国家所分配到的地址总数占全球总数的近半数(48%)。

    全球IPv6地址国家分布状况

    以上的数据仅仅统计了IPv6地址块数,而忽略了每个地址块的大小,事实上,目前我国申请到的IPv6地址块都是默认的申请大小“/32”。如果把最近几个月以来全球各地持续增加的大块地址分配情况考虑进去,我们所分配到的IPv6地址资源在全球所占的份额就更加稀少了。

    地址资源背后的含义

    事实上,IP地址资源对于互联网领域乃至整个信息技术领域的意义,相当于国土资源、矿物资源等对于一个国家的意义。传统互联网领域资源分布的全球格局已成事实,对于后来者没有更多的机会与发展空间。对中国而言,争取下一代互联网资源分配的主动权,就成为更加迫切和具有战略意义的目标。

    信息技术产业既是一个国家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和先导产业,同时互联网乃至信息技术本身的开放性和全球性特点又决定了信息技术产业的发展必然以全球信息产业发展的大背景为基础,同时其行为规范也必须遵循全球统一的原则和规范。在地址资源分配方面,最基本的分配原则是:先到先得和按需分配。这条基本准则适用于以IPv4为基础的传统互联网领域的地址分配,同样也适用于以IPv6为基础的新一代互联网领域的地址分配。

    在新一轮的资源重组与分布中,能够抢占资源分配先机,既需要迅速决策和快速部署的“先行”为基础,同时也需要长期规划和战略布局的“需求”为依据。以美国为例: 美国国防部不仅仅目前在积极申请“/16”的巨大IPv6地址块,用于其2年以内的发展需求,甚至已经对10年以内的地址需求作出规划并进行申请,从资源上充分保障其“信息网格网络全面向IPv6过渡”战略目标的实现。

    地址资源分配以决策与部署为基础,以长期规划与战略布局为申请依据。这是获得地址资源的前提。事实上,一旦获得了充裕的地址资源,又反过来会促进和推动整个部署进程,并支撑国家在全球信息技术领域核心技术、产品以及商业运营等各方面的较量。

    另外(+本站微信networkworldweixin),值得注意的是,地址资源同国土资源、矿物资源等一样,是在有限时间内不可再生的有限资源,即使今天看来IPv6所能够提供的地址资源空间再巨大,它也终有穷尽的一天,我们必须尽早和更多地争取充裕的地址资源,为我国下一代互联网产业的突飞猛进发展提供充分保障。

    中国的需求与潜力

    下一代互联网地址资源的争夺才刚刚拉开战幕,值得庆幸的是,在这条新的起跑线上,还没有形成不可逾越的差距。我们应该在充分理解和把握规则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利用资源为我们的发展服务。我国人口众多,网络规模庞大,网络以及商业运营的发展迫切需要大规模的地址资源。同时,正由于中国本身具有的巨大市场潜力的天然优势,对以IPv6为基础的下一代互联网的发展潜力是其他国家所无法比拟的。正如全球IPv6论坛主席Latif先生所指出的:“中国对于全球IPv6发展不可或缺,IPv6的‘杀手级应用’将率先在中国出现!”换言之,中国本身就是全球IPv6发展的“杀手级应用”!中国的市场规模正是发展IPv6最大的驱动力。发展下一代互联网将为中国获得在核心技术领域的领先优势,推动产品研发国产化,带动制造业发展,它将有力地带动传统企业的改造与升级,推动工业信息化以及国防信息化的国家信息化战略目标实现,使中国进入世界信息技术领域的第一阵营,甚至成为被追赶的对象。

    事实上,我国随着以政府主导的CNGI项目的全面启动,将从根本上解决高速增长的中国通信市场的IP地址枯竭问题,同时有望在IPv6领域获得核心技术发展先机。就在CNGI正式启动不久,2003年底,我国的五大基础电信运营商(除中国电信继续使用2002年已经申请到的IPv6地址外)相继从APNIC申请到了“/32”的IPv6地址块。CNGI本身已经推动了我国的IPv6地址申请进程。

    更进一步,以CNGI项目为契机,中国的IPv6进入实质性发展阶段,各种网络之间、不同业务之间的融合将逐步展开,IPv6市场以及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将被带动起来,并通过大规模网络部署及应用的展开为我国的信息产业发展带来无限商机。

    对策建议

    下一代互联网的特征是“更大、更快、更安全、更及时、更方便、更可管理和更有效”,以下一代互联网为基础的信息产业将成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和先导产业,并带动工业信息化和国防信息化,最终实现国家信息化。它是信息化时代形势下的崭新课题,是长期而艰巨的历史目标,没有成熟的发展模式可以借鉴,它既需要国家战略高度的宏观指导和整体规划,需要产业链条各个环节的通力协作密切配合,也需要政府和产业之间的紧密沟通与呼应,需要观念、机制、技术以及商业运作等方向的全面创新。

    在目前的形势下,我国政府和产业界迫切需要深入研究下一代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现状与趋势,从地址资源申请、标准制定、核心技术研发、关键产品研发与商业推广、网络的规模部署、渗透率以及商业运营等等各个方向,提出完整和长期的发展策略与规划,并有针对性地部署相应的课题,为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标准、掌握关键技术、开发网络设备和软件进而实现产业化奠定坚实的基础,推动和加速我国下一代互联网的产业化进程。

    以信息制造业为例:信息制造业是我国信息产业发展的重中之重,将成为我国未来信息技术领域核心技术及关键产品的重点发展方向,无论网络汽车、传感器、信息家电、RFID,还是其他各种智能信息终端等等,在未来的5到10年内,都对下一代互联网地址资源有着巨大的需求并深具发展潜力,我们应该抓住机遇,及早规划和大规模申请,为我国信息制造业的发展提供充分的地址资源保障。

[责任编辑:程永来 cheng_yonglai@cn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