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界网 > 周报全文 > 正文

[周报全文]【网络世界大会】以太网的中国力量

2013年09月17日 16:30:52 | 作者:网界网记者 蒙克 | 来源:网界网 | 查看本文手机版

摘要:从零开始到世界前沿,中国以太网产业在不长的时间之内走过了一条令人炫目的发展之路。这其中的故事、历程与得失,谱写着中国企业成长壮大直至走向世界的崭新模式。

标签
以太网
网络世界大会专刊

四十年前,当以太网诞生之时,国内还没有人知晓这一名词的存在。然而今天,以太网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蓬勃的产业。从无到有,从弱小到强大,从稚嫩到成熟,中国以太网产业走过了怎样的历程?未来之路又将如何继续?让我们试着揭开这一谜题,探究奇迹诞生背后的故事逻辑。

旅途的开始

根据华为企业业务BG以太网交换机产品领域总经理王世宏的记忆,1995年快速以太网标准诞生之后,主攻路由器和交换机的华为北研所就成立了。1997年,华为推出了第一款S2403交换机。

现任杭州华三通信技术有限公司(H3C)副总裁、研发总裁及CTO的曹向英则回忆,1996年进入华为之后,很快就开始从事以太网方面的研究。“2000年以前,整个以太网在中国还是一个比较早的起步阶段——我说的是网络侧。当时终端设备的以太网已经很普及了。因为华为对IP技术的介入在国内比较早,所以跟以太网技术的鼻祖3Com在2003年成立的合资公司——H3C,天生就是一个国内以太网技术基因最好的公司。我就是那个时候从华为过来负责整个合资公司的研发工作的。”曹向英说。

神州数码网络有限公司技术总监、无线产品线总经理向阳朝博士对公司初创时期走过的历程记得非常清楚。他说,国内厂商最初一般都是从低端开始切进网络市场,先贴牌做Hub,然后是交换机。神州数码网络的前身联想网络最早也是从贴牌做Hub开始。“那时候Hub销售非常好,几千块钱一个。我们真正做以太网相关产品研发是从1997~1998年开始的。1997年一家美国小公司提出交换以太网的概念后成为以太网快速发展的起点。二层交换以太网的效率得到提升,方便性也出来了。我们就是那时候开始进入这一领域的。”

向阳朝说,交换机概念提出来后给业界带来很大的震动,很多芯片厂商都在跟进,包括现在已经退出以太网芯片领域的TI(德州仪器)。“那时候我们就是采用第一代TI的交换芯片,结果做了半年到一年后发现这个芯片不行,连TI自己都撤退了。” 他说,在1999年~2003年间,硅谷很多创新型小公司都在做以太网芯片,博通也只是当时的小公司之一,并且其产品也不是最领先的,“当时硅谷的一些小公司看起来更领先一些。”

事实上,当时对于以太网的前景争论非常之大。向阳朝笑言:“我记得是1997年请北邮的老师来讲座时,还是在讲ATM多好多好,说以太网比较低端,做高端的骨干网络还是得用ATM。”

2000年前后,是国内网络市场一片红火的时期,很多人对此记忆颇深。锐捷网络交换机与数据中心产品线总监项小升说,那个时候相当于中国信息化开始规模化发展的时期,网络设备的利润非常不错,因此有很多厂家在做。“几十、上百家都有可能。我记得当时像TCL、海信等厂商都在做网络设备,颇有点群雄逐鹿的感觉。但是当时绝大部分是在用OEM方式进行,或者只是进行简单的研发来做一些中低端的产品。”

项小升说,经过几年的发展,到2005年左右,网络厂商基本上分成了两类,一类是研发上有大量投入的公司,比如华为、锐捷等。另一类是靠渠道和规模化生产占领着低端家用市场的企业,比如TP-Link和D-Link等。其他大部分厂家则基本上消失了,因为“这两条路必须有一条路走对了才行。”

无论如何,上个世纪末和本世纪初的若干年里,孕育出了中国以太网产业的最初雏形。

技术与市场催生繁荣

其实,如果从应用的角度看,中国用户对于以太网的应用并不落后于国外,由于没有历史遗留的包袱,有些行业对新的以太网技术的应用甚至比国外还要激进。

曹向英讲到,中国以太网的发展进程其实跟全球接近,一开始它是以共享、交换的局域互联技术存在,比如Hub和二层交换机这样的形态。从1999年开始,以太网技术被广泛引入宽带互联领域,于是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时期,渐渐成为包括宽带互联在内的各个领域的垄断技术。“1999年开始是一个大的分支点,从1999年到2009年这十年时间,应该说以太网从简单的局域互联技术真正扩展到了宽带广域互联的新领域,2009年以后又成为数据中心的统一交换平台技术,从而促成了其垄断地位的发展。”曹向英说。

“在这十年多的时间里,从网络建设和应用来看,我们国家在企业级以太网、运营级城域以太网方面的发展,应该说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前沿,发展的速度是惊人的。”曹向英表示。他举例说,由于历史原因,很多欧洲运营商还在保留着ATM技术,而中国的电信运营商基本上都用以太网技术替换了,因为旧技术的部署份额比较小。

“因为刚好赶上了中国以太网产业大发展的时期,所以从2003年成立开始,当时的华为3Com前三年的业绩基本上都是翻番增长的。”曹向英并不讳言H3C最初迅速发展的部分原因是得益于历史机遇。

事实上,业内人士大多认为,市场为国内以太网厂商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王世宏也表示,从2000?到2005年,得益于国内信息化的大发展,以太网市场得到了高速发展。

在国内以太网应用如火如荼展开之时,全球以太网技术自身也在不断进步着。王世宏说: “最早的交换机跟路由器的特性相差比较大,但是2002年之后,交换机的整体特性和功能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就是二层交换机发展成为三层交换机。而在2005年之后,在三层交换机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多业务能力。”他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提供的市场环境和网络技术的进步,催生了国内以太网产业的繁荣。

2002年以太网领域的另一件大事是万兆标准的诞生。“2003年,包括锐捷在内的国内网络厂商都在相继推出万兆交换核心产品,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标志着国内厂商开始在新一代以太网技术上能够做出很有竞争力的产品来。当时真正能支持万兆线速的国外厂商也基本上只有思科和 Force10,其他厂商几乎都是后面陆续跟着推出的。”项小升兴致勃勃地回忆说。

始建于1994年的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即是以太网技术与应用相互促进的一个绝好例证。

清华大学网络科学与网络空间研究院副院长李星教授向记者介绍,1994年CERNET建设伊始,租用的是电信64K的DDN专线,节点内路由器之间是10M以太网连接。1997年建成CERNET卫星网络,主干网传输速率为4M,节点内路由器之间是100M以太网技术。2000年采用DWDM/SDH技术,主干网传输速率达到2.5G,节点内路由器之间是多条1G以太网连接。2005年,主干网采用DWDM传输速率达到10G,部分使用SDH技术,部分使用以太网技术,节点内路由器之间是10G以太网连接。今年“211”工程三期建设完成之后,主干网传输速率则达到了100G,使用以太网技术,节点内路由器之间也是100G以太网连接。可以看到,节点内路由器之间一直是采用以太网技术,而主干网也逐步过渡到以太网技术。

按照李星教授的说法,CERNET的建设至少带来了三个方面的好处:一是形成了网络技术超前应用的样板,包括10G、100G以太网、IPv6等新技术在国内都是由CERNET率先开始应用的;二是和科研紧密结合,部分研究成果都成为相关领域的国际和国内标准;三是培养了大批人才,国内网络产业的人才或多或少都跟CERNET及校园网有着很深的渊源。

向阳朝对于CERNET的下一代互联网建设给国内以太网产业带来的作用感同身受:“CNGI-CERNET2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全国性的骨干网,另一部分是落地的驻地网。2007年之前主要是骨干网建设,2007年之后主要是驻地网建设,2009年进一步扩大驻地网建设。这两次建设对于国内以太网产业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很多关于以太网的研究和特性都是这时候实现的。”

从零散创新到系统创新

蹒跚起步的中国网络产业必然要经过自己懵懂的童年期。

向阳朝博士回忆,在交换领域开始起步以后,国内厂商基本上都遇到了一些问题,虽然面临的问题可能不一样。“从实际部署的情况来看,确实出了一些问题。比如各种园区网[注]、城域网建设中出现的安全性、运营性方面的问题。但却是带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一直在发展,比如交换机商业芯片逐渐地功能越做越多,也正是来源于系统厂商的反馈。”

向阳朝指出,由于技术积累不够,国内厂商弱点的一个主要显现是:无法提出系统性解决方案。“系统性解决方案需要经验积累。由于起步晚,以太网发展前30年碰到和解决了哪些问题都不了解,所以只能碰到一个问题解决一个问题。比如,起初并没有意识到新的设计需要在比较小的变动下跟原来的部署基础兼容,并为未来应用发展预留出空间。”向阳朝总结说。

“我们的进步很显著。中国以太网的产业从下向上发展到今天,各种问题都碰到了,也积累了很多经验和解决方案,应该说到现在能够在国际论坛和标准组织,以及系统地解决问题层面拥有话语权了。比如,现在关于如何做SDN[注]、OpenFlow就比较有发言权。因为一路走来,已了解了所面临的是什么样的问题。” 向阳朝说这话时俨然已成竹在胸。

项小升表示,这十多年下来感受最深的,一个是走技术研发路线的国内厂商从最早的跟随,或者是学习模拟(+微信关注网络世界),发展到现在国际上一个新的技术出来之后,可以基本上跟思科等顶尖厂商同步推出自己的产品,比如高密度、高性能的数据中心交换机产品,国内厂商的表现就不输于思科。另一个则是通过这十几年的成长,国内市场外商的份额在不断流失,国内厂商的份额在不断增长。与此同时,国内用户对于国产品牌的信任度也在不断地提升。“没有用户的信任,我们想去改变一些东西其实是很难的。”项小升感慨地说。

“由于华三天生的基因非常好——刚好是以太网鼻祖3Com和擅长IP技术的华为的结合体,又赶上以太网发展的大潮,再加上不断完成自我创新,因此在技术上突飞猛进,在国内率先推出高端交换设备,由此不仅在国内以太网设备市场取得了领先的地位,甚至借助华为的销售力量,在整个欧洲的城域以太网市场也取得了相对垄断的地位。”回忆起这段?史,曹向英颇为自豪。

曹向英说,华为与3Com合作成立的华三公司的成功,几乎是我国拿技术换市场的唯一案例。 他进一步指出:“如果从系统工程和软件的层面看,应该说中国以太网设备的开发现在已经站在了世界的前沿。”

持续突破的征程

尽管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毋庸讳言,芯片一直是中国以太网厂商的短板。一直以来,几乎所有网络厂商使用的都是国外的商用交换芯片。不过,这一瓶颈在2013年得到了突破。

8月8日,华为发布了园区网核心交换机S12700。其最大的亮点——核心转发芯片采用华为自主研发的以太网处理器ENP(Ethernet Network Processor)。ENP 通过内置硬件加速组件,片内集成Smart Memory和高速查找算法,在保留了传统ASIC成本、功耗、性能优势的同时,具备更灵活的可编程能力。同时在大表项、大缓存等多个方面也取得了关键性突破。

“S12700代表着未来第五代交换机的发展方向——用以太网络处理器替代ASIC转发芯片,让交换机更敏捷、全可编程。可以说,华为S12700的推出把交换机技术带到一个新的高度。”王世宏说。

S12700的意义也得到了业界的认同。历经中国网络通信行业发展全过程的工业信息化部通信科技委委员侯自强表示,S12700的发布代表着中国以太网技术的最高水平,不仅整体性能不比国外差,而且开始拥有自己的芯片,不再受制与国外的芯片供应商,这充分体现了中国本土厂商的竞争力。他说:“华为、中兴在移动通信产业的影响力已经到达全球,但在网络交换产品上还没达到这样的程度。以现在的发展水平来看,再有几年时间估计中国在全球以太网领域也将达到像移动通信产业那样的影响力——只要功夫到了就行。”

曹向英认为,作为一个产业链,中国厂商在系统设计和开发,以及下游的生产供应链等环节实现了整体性突破。“目前中国在以太网设备的生产加工能力、配套的元器件供应,到后端的系统集成,再到整个应用的环境,应该说都走在了世界的前沿,具有不可替代的全球竞争力。”

当然,中国企业并没有在已有的成就面前固步自封。置身于全球的产业竞争环境,他们深深了解自身的长处和弱点,也在不断思考未来的方向与道路。

“由于市场空间广大,所以国内厂商有机会去推行试用新技术,并迅速获得市场反馈,改进自己的产品。”由此,向阳朝认为国内厂商未来的话语权会不断增加。

王世宏指出,中国厂商在国内市场的优势在于对客户的理解比国外厂商更深,支持响应能力也更快。当然,和国外先进厂商相比,尚需要在海外市场提升品牌知名度和渠道方面的能力。

项小升表示,北美在科技创新方面,的确有着国内厂商很难在短期内超越的整体优势。所以“我们现在的态度就是学习‘拿来主义’——新的技术出现之后,把它拿来消化,并且做本地化的创新。在本地化创新以及满足本土客户需求的创新上,我们比国外厂商更具优势。”

曹向英说:“我们拥有有全球最大的人口基数,同时又是全球成长最快的经济体,这一定会促进整个网络产业往前发展。” 他认为,以太网技术产品现在已经是做到了大批量、低成本,未来将不断替代传统技术,实现快速推广。因此同时掌握以太网技术和IP宽带互联技术的厂商在未来的发展空间将非常广阔。

“如果说过去全球市场主要是由思科等公司主导,那么今后中国公司将拥有更重要的地位。”侯自强对于国内厂商的未来实力毫不怀疑。(更多内容详见: http://www.cnw.com.cn/P/5182

参考资料

1.SDN:(Software Defined Network,软件定义网络)是一种新型的开放网络创新架构。最初是由美国斯坦福大学研究组提出,OpenFlow通过将网络设备控制面与数据面分离开来,从而实现...详情>>

2.园区网:(Campus Network)泛指企业或机构的内部网络,路由结构完全由一个机构来进行管理,组网上与广域互联、数据中心相连接,其核心是员工、合作伙伴等访客的网络接入、数据交换...详情>>

[责任编辑:孙可 sun_ke@cnw.com.cn]